崔宜明:德性论与规范论

2018-06-30 23:57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版》 作者:崔宜明

 

  内容提要:德性论的基本问题是:应当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规范论的基本问题是:一个人应当做什么以及应当怎样做?前者把道德落实于人的内在品质,后者把道德落实于人的外在行为。德性论关注的是人的内在品质,以人的道德品质作为道德评价的中心,是实质主义的;规范论关注的是人的外在行为,它不再强调人的内在品质,而以行为是否符合普遍的规范形式作为道德评价的中心,是形式主义的。社会的道德评价体系从德性论到规范论的转型,其积极的意义是肯定了个人在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领域内的自我决定的权利,即肯定了个人的自由和自主,而将普遍性的规范限制在共同的社会生活领域,也就是人的外在行为的领域。但是,由于规范论仅仅关注对个人外在行为的约束和限制,而在关于个人追求自我完善方面保持沉默,就容易导致个人追求自我完善这一要求的丧失,而这也就意味着人本身的丧失。

  关 键 词:德性论/规范论/道德品质/道德行为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说的德性论和规范论,既指两种不同的道德评价体系形态,也指两种不同的伦理学理论形态。在人类社会进入理性的文明时代以后,所谓道德,也就具有了理性自觉的特征,从而与巫术禁忌相区别。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所认同的道德要求、道德原则、道德理想等等,总是通过某种伦理学理论被建立起来的;同时,在特定时代和特定社会不同的伦理学理论中,总有某种伦理学理论成为主流意识形态,也就是成为被广泛认同的道德评价体系。总之,与巫术禁忌等自发的“社会规范”相比,道德之为道德,首先就在于其理性的自觉,所以,本文所谈论的“德性论”和“规范论”,就指称着在现实生活中被实践着的伦理学理论。

  其次,所谓德性论和规范论,是指两种道德评价体系的形态和伦理学理论形态,而不仅仅是两种道德评价的体系和伦理学理论体系。实际上,属于德性论阵营的,不仅有中国古代的道德评价体系及其伦理学理论,也有古希腊的、古印度的道德评价体系及其伦理学理论;不仅包括各个古代世俗社会的道德评价体系及其伦理学理论,而且包括各种高级宗教的道德评价体系及其伦理学理论:如基督教、佛教等等。属于规范论阵营的,有西方近代社会中出现的功利论和道义论等等,当然,它们同时也就是不同的道德评价体系。本文讨论的是道德评价体系的形态和伦理学理论的形态。

  第三,所谓德性论和规范论,在笔者看来,实际上就是人类社会不同历史时代的两种道德评价体系的形态和伦理学的理论形态。德性论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以后直到实现现代化以前的道德评价体系形态和伦理学的理论形态;规范论则是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产生的道德评价体系和伦理学的理论形态。当然,后者并不是唯一的现代的道德评价体系和伦理学的理论形态,例如,属于现代伦理学理论形态的还有生命哲学的道德理论等等。但是,生命哲学的道德理论等等从来没有成为过主流的意识形态,所以也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中国正在现代化的道路上迅猛前进,中国社会正在急剧地转型之中,中国社会的伦理关系和道德形态正在发生深刻地变革。所以,准确地把握德性论和规范论的理论形态差异,对于我们认识“现代化”的历史要求,对于我们建设中国社会的现代道德文明,对于我们完成振兴中华民族的历史伟业,都具有一定的意义。

  一、德性论与规范论基本问题的差异

  德性论也称美德论,其典型代表在中国古代是儒家的伦理学说,在西方是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说。所谓德性,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道德品质、道德情操;所谓德性论,就是主张道德评价的根据是一个人的内在的道德品质,而反过来,一个有道德的人,就是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质和道德情操的人。这听上去似乎是理所当然、乃至天经地义的,由于我国的道德传统乃至于所有的前现代社会的道德传统都是一种德性论的传统,所以我们也许会把道德和德性完全等同起来,把德性论当作是唯一的道德理论。其实,在德性论之外,还有规范论。

  在德性论这儿,道德的基本问题是:应当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在规范论那儿,道德的基本问题是:一个人应当做什么以及应当怎样做?区别在于,一个把道德落实于人的内在品质,一个把道德落实于人的外在行为。也许我们会说,这个区别难道还有什么要紧吗?人的内在品质和人的外在行为总是联系在一起的,外在行为总是内在品质的表现,内在品质总是外在行为的习化。是的,这是一个普通的道德常识,而常识总有其颠扑不破的一面;但是,作为道德理论,这一区别却非常重要,它区分开来了道德评价体系的两种形态。

  对于规范论来说,它评价的只是人的行为,而无论人的品质。作为现代社会的道德形态,规范论的观念基础是: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任何其他人、包括社会本身都没有权利干涉个人的这一权利;与此相应,伦理学也就没有必要去关注和研究人的内在道德品质,更不应当、也没有权利为所有人提供某种共同的、普遍的道德品质的模式。但是,无论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他的外在行为都必须符合社会的普遍道德规范,都具有道德上的“正当”,而伦理学的任务就是研究:一个人应当做什么以及应当怎样做,即从社会生活的现实出发,研究和提出针对人的行为的普遍道德规范。

  而对于德性论来说,它主要是评价人的品质,对于人的行为的评价是根据对于人的品质的评价派生出来的;也就是说,德性论的观念基础是:道德之为道德,主要在于一个人的内在品质——只是具有了某种内在的品质,才是一个道德的人,只有道德的人才能有道德的行为。德性论所关心的问题是一个人应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中心主题是人的自我实现,也就是一个人根据一定的目的,如何实现自我完善。从理论上讲,德性论的中心主题有目的和方法两个方面:首先是追问和回答人的内在目的是什么,然后才是根据这一内在目的实现自我完善的方法。一个人实践自我完善的修养方法在自身所实现了的人的内在目的,就表现为道德品质。

  比如,孔子认为人的本性是仁,充分地实现仁的本性就是人的内在目的,如何充分地实现仁的本性有其方法,一个人实践这一修养方法在自身中所实现了的仁,就是他的道德品质。再比如,亚里土多德认为人的本性是理性,充分地实现理性的本性是人的内在目的,如何充分地实现理性的本性有其方法,一个人实践这一修养方法在自身中所实现了的理性,就是他的道德品质。当然,与孔子不一样的是,亚里土多德还认为幸福也是人的内在目的,如何获得幸福有其方法,这就是根据理性的要求去做,但是,幸福还需要外在的条件,这就不是修养方法所能解决的了,这是中西古代德性论的重大不同所在。但是,亚里土多德最终还是认为,最高的幸福还是从事哲学活动,以至理性的充分实现不仅是人所能得到的最高幸福,甚至是神所享有的幸福。

  德性论不太关注行为的道德规范,甚至有些鄙视针对外在行为的道德规范。这一点,我们从基督教把“信、望、爱”三美德看作高于“摩西十诫”、并且反对所谓律法主义就可以看到;也可以从孟子说的“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注:《孟子·离娄下》。)中看到。义者,宜也,只要适宜、得当,说过的话可以不算数,正在做的事可以半途而废。所以,德性论的理论重点在于人应当具有哪些美德。如孔子所看重的是仁、智这两种主要的美德,当然,孔子认为集美德之大成是“中庸”,除此以外,还有孝、忠、信、义、节、直等等。孟子尤重仁、义两种美德,推而广之则是仁、义、礼、智四德而旁及其它诸德。古希腊人公认的主要的道德品质是智慧、勇敢、节制和公正四德。刚才已经说到基督教的三主德信、望、爱,大意是应当坚定地信仰上帝,应当对上帝的仁慈和大能及其拯救自己满怀希望,应当象上帝爱我们那样爱主我们的上帝及其爱我们的邻人。

  那么,对于德性论来说,一个人应当作什么乃至应当怎样作呢?也就是说,道德品质与道德行为的关系是什么呢?请注意这一问题的含义。规范论是不关心人的道德品质的,它的观念基础是:重要的是你的行为必须是道德的、而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规范论伦理学的任务就是根据理性的原则来确定行为的规范;而美德论的观念基础是:只有一个人是道德的才可能有道德的行为,那么,一个有道德的人应当如何去行为呢?还可以把这一问题的含义说得直观些:请注意,无论是仁、智、勇,还是信、望、爱,以及智慧、勇敢、节制、公正,这些统统是道德品质、是美德,现在的问题不是我如何才能获得这些美德,这一问题在德性论中是道德修养学说所回答的,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有美德的人应当如何去行为?德性论要求这样去行为:根据美德的既定要求而运用理性权衡当下的具体环境和条件去做。也就是说,没有一种理性的行为规范,一切都随时间、地点和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能够说出来的就是既不要“过”,也不要“不及”,而称之为“中庸”或“中道”,道德的行为就是“过”和“不及”之间的“中道”,一个在行为中达到“中道”的人,其道德品质就达到了“中庸”。

  德性论的伦理学大都有“中道”一类的学说。孔子以“中庸”为至德,感慨万千道:“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注:《论语·雍也》。)孟子主张“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嫂溺”还是应当“援之以手”,总不能看着嫂嫂淹死而不伸出手去,否则就太“过”了。亚里士多德认为,勇敢这一美德就是“卤莽”(过)和“恐惧”(不及)之间的中道,节制这一美德就是“麻木”(过)和“放荡”(不及)之间的中道。道德的行为就是避免过和不及两个极端,就是走中间道路。

  对于德性论的中道学说,我们可以作出如下评论。一、就对于“应当做什么以及应当怎样做”的回答而言,在“过”与“不及”之间的“中道”仍然是模糊不清的。究竟怎么才算是中道,难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具有了很高的德性,就能自如地体悟到中道之所在。由此可见,德性论只能是一种精英的伦理学。二、因此,中道学说是非常高明的道德学说,包含着非常深刻的道德思想,是人类道德文明的宝贵遗产。再有价值的东西都是在一定的限度内有效,过了其限度就会丧失其价值,过度的道德行为总是值得怀疑的,诚如孔子指出的:“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注:《论语·雍也》。)三、由此我们还可以点明在德性论和规范论之间新的差异:一般而言,德性论和规范论都强调道德中的理性因素,但是二者不一样的地方是规范论伦理学是根据理性的原则来确定行为的规范,行为规范的普遍性来自于人类理性的普遍性,而德性论伦理学是要求从美德出发、运用理性权衡当下的具体环境和条件去行为,而并不要求、而且也不可能有普遍性的行为规范。正是在这里,集中体现着两种理论形态之间、以及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不同道德形态之间的历史性差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