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蕾/陈晓鸣:新教伦理并非资本主义产生发展的唯一因素

——读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断想

2018-07-23 09:57 来源:《理论导报》 作者:张蕾/陈晓鸣

  一

  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是当代西方有影响的社会科学家之一,也是现代文化比较研究的先驱人物。他一生致力于考察“世界诸宗教的经济伦理观”,亦即试图从比较的角度,去探讨世界各主要民族的精神文化气质与该民族的社会经济之间发展之间的内在关系。这一雄心勃勃的考察研究构成了韦伯著名的文化比较系列专著——《宗教社会学论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是这部系列专著的第一部分。韦伯在这里力图论证:西方民族在经过宗教改革后所形成的新教,对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起了重大的作用。韦伯以后陆续写出的这部系列专著的其他部分:《中国宗教——儒教与道教》、《印度宗教——印度教与佛教》、《古代犹太教》以及仅有残篇的《伊斯兰教》,他在那里试图阐明:没有经过宗教改革的这些古老民族的宗教伦理精神对于这些民族的资本主义发展起了严重的阻碍作用。新教伦理是资本主义经济的第一原动力。

  二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韦伯认为:某种社会精神气质对于资本主义精神的发展,尤其是对于它的起源是至关重要的。西方的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以及全部现代文化的一个根本要素,即以天职思想为基础的合理行为,产生于基督教禁欲主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41页]他认为,清教徒们相信,圣者的生活完全是为着一个超然的目标——获救。正因为这个原因,圣者的现世生活彻底合理化了,同时也完全为增加上帝普照世界的荣耀这个目标支配。只有靠这种新的伦理解释,清教徒接受了笛卡儿的名言“我思故我在”,作为不断支配世界的哲学基础。正是这种合理化,使得基督教新教的信念具有独特的禁欲倾向,并构成同天主教相对垒的基础。[《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90页]基督教禁欲主义从宗教伦理的领域开始有条理地向日常的市场生活渗透,要把它塑造成一种既不为今世所应有,也不为今世所应享的尘世生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119-120页]新教徒们的谦恭、永不满足,但不利用财富为个人谋取任何好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37页]新教徒们结合成一个统一体系的善行生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89-90页]禁欲主义的节俭必然要导致资本的积累,强加在财富消费上的种种限制使资本用于生产性投资成为可能,从而也就自然而然地增加了财富。[《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134页]其结果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兴起和繁荣。

  三

  新教伦理源于16世纪路德和加尔文宗教改革,而那时,西欧资本主义早已发生。

  西欧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肇始于14世纪。到16世纪资本主义的工场手工业在英、法等西欧国家已经相当普遍,庄园经济迅速解体,社会结构重新整合,人们的思想也变得异常活跃。早于宗教改革,从意大利开始,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就兴起了,但丁(1265-1321)的《神曲》、薄伽丘(1313-1375)的《十日谈》以及皮柯(1463-1494)的《论人的尊严》等伟大作品,都是出自那一时期。这些人文主义作品批判旧的天主教会和处于瓦解中的封建社会,鼓吹人性和现世的享受,反对“原罪”说和“彼世”说等。这些思想是上升中的资本主义利益的反映。它标志欧洲历史的一次大转折,“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熊彼特:《经济分析史》第一卷,第128-129页)与之相伴随的是,一种在社会、政治与文化上占统治地位的僧侣与以农业为其基础的封建文明正在向一种世俗的工商的资本主义文明过渡。

  四

  资本主义利益的反映是多侧面、多层次的,在文艺复兴运动中表现为从神那儿讨还人的本性,从神学那里解放了政治。而在稍后的宗教改革中则表现为对天主教传统的重大修正,从政治那里解放了神学。路德体系有两个方面不同于天主教传统:(1)它使人在宗教事务中得到独立,它剥夺了教会的权威,把这个权威给了个人;它把信仰和拯救看作一种主观的个人体验,责任是个人的问题,同权威无关,权威只能给予他不能从自己处获得的那些东西。路德的这一教义被认为是现代社会中政治和精神自由发展的一个根源。(2)路德强调人的本性邪恶和无能为力。他认为,人是上帝手中一件软弱无力的工具,本性邪恶,但是,“人如果有信仰,就一定能得到拯救。信仰是上帝赐予人类的,人一旦对信仰确实有了主观体验,他就会确信自己会获救。”[(美)埃里希·弗罗姆:《对自由的恐惧》,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版,第52-54页]路德对个性虚无性的强调,不仅能为资本主义利用,同样也能为其他社会思潮所利用。路德教派在德国的信徒,开始时主要是城市贫民、农民和传统社会的中产阶级,也即其利益受到资本主义的冲击而下降的那些人,而不是资产阶级。伦理同资本主义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因果联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