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荣:大数据革命与后现代主义

2018-07-02 10:05 来源:《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黄欣荣

Big Data Revolution and Postmodernism

 

  作者简介:黄欣荣(1962- ),男,江西赣州人,哲学博士,江西财经大学管理哲学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昌 330013

  原发信息:《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2期

  内容提要:大数据革命是一场以数据技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大数据技术通过对世界万物的数据化,让世界变成了一个碎片化的扁平世界。传统的统一、有序的技术结构被消解,从技术上实现了后现代主义的解构目标。大数据技术通过海量数据之间的相关性来寻找事物之间的数据规律,从而消解了只追求因果规律的逻各斯模式,从技术上实现了后现代主义消解理性的设想。大数据技术通过数据的整体性、多样性而实现个性化、精准化的思维方式,数据之间实现了平等化和网络化,从技术上实现了后现代主义取消系统中心的构想。虽然大数据技术与后现代主义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后现代主义更多地主张去破坏一个旧世界,而大数据技术则用智能感知、互联网、云计算等新技术去重建一个新世界,因此大数据技术更像是建设性的后现代主义。

  The big data revolution is 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one represented by data technology.Big data technology has turned the world into a fragmented and flat world by means of the data of all things in the world.The traditional unified and orderly technical structure has been eliminated,and the deconstruction goal of postmodernism has been realized technically.Big data technology seeks the data law between things through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massive data,so as to dispel the pursuit of logos from the law of causality model,and technically realizes the idea of postmodernism deconstruction of reason.Big data technology realizes personalized and precise way of thinking through data integrity and diversity,and achieves equality and networking between data.It realizes the idea of abolishing the system cente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echnology.Although the goal of modern technology and big data is consistent,the postmodernism advocates more to destroy the old world,while big data technology rebuilds a new world with new technologies such as intelligent perception,Internet and cloud computing.So big data technology is more like constructive postmodernism.

  关键词:大数据革命/后现代主义/数据化/碎片化/big data revolution/post-modernism/datamation/fragmentation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大数据技术革命的哲学问题研究”(2014AZX006)。

 

  大数据革命是一场正在发生的技术革命,它主要是以数据技术为代表的信息革命,并由此意味着信息社会的真正来临。大数据技术主要以智能感知、互联网、云计算等技术为核心,由海量数据的采集、传输、处理和存储为主要内容,并具有量大(Volume)、多样(Variety)、快速(Velocity)、真实(Veracity)等特征,由此带来了“量化一切”的数据化世界观以及“更多、更杂、更好”的大数据思维[1],产生了所谓的“大数据主义”。[2]通过对大数据技术的特征及其哲学理念进行考察分析,发现其哲学理念与后现代主义所宣扬的主张基本一致,它具有后现代性的基本特征,因此从本质上来说,大数据技术是一种后现代技术,大数据革命本质上就是一场后现代革命。大数据技术的后现代性主要表现在其破碎的世界结构、个性化的思维方式和相关性的认知模式上,这是后现代主义解构、多元、非理性三大主张的技术表现。[3]9-16

  一、万物皆数:碎片化的世界结构

  后现代主义并没有统一的纲领和观点,因此很难把握他们的共同点。不过,几乎所有的后现代主义者都反对结构主义,基本上持解构主义观点。[3]295-298他们认为,传统哲学是一种形而上学,它人为地建立了许许多多的所谓“中心”,并把世界建构成像错综复杂的组织,形成一个个结构,组成一个个系统,由此形成等级森严的世界体系。解构主义就是要砸碎这些传统的结构,用后现代主义的解剖刀把一切结构切割成一个个无序的碎片,并把它们从传统哲学、文学等一切领域中清除出去,法罗兰·巴特的《一个解构主义的文本》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因此,后现代主义的世界观是与传统整体世界观完全相反的碎片化世界观。[4]56-57

  由于技术的限制,后现代主义解构世界的主张只能停留在思想、观念领域,比如哲学、文学、艺术等领域。然而,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兴起,后现代主义的解构主张突然在技术上也在逐步得到实现。大数据技术通过数据化手段全方位地把世界变成一个数据的世界,而这个数据世界正好也是一个离散化、碎片化的结构。[5]大数据技术的基础是海量数据的爆发,而海量数据则主要来自大数据技术对万物的数据化。大数据技术中所谓的数据是一种广义的数据,它不仅仅包括数字及其与计量单位相结合的狭义数据,而且包括能够最终转换为0和1的一切信息。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曾经提出数是万物本原的猜想,也就是说,数是万物的基本构件,世界是一个由数构成的离散世界。不过,后来的哲学家和科学家并没有完全继承和发展这一思想,而是更多地将世界及其万物看作是一个连续的世界,因为将事物离散化和数据化需要一定的技术条件。世界的数据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正好也反映出数据化技术进步的过程。

  1.自然世界的数据化

  最早的数据化出现在日常生活领域,比如丈量土地、人口统计、税赋征收等,这样就将生活中最容易遇到的事物实现了数据化。文艺复兴之后,随着科学革命的展开,物理世界的许多事物都实现了量化,并发明了各种计量设备和计量单位,将连续的物理对象数据化、离散化。然而,面对人类的思想、行为,物理世界的量化方法却难以适用,人类及其社会的诸多问题都只能用语言进行定性描述,很难进行计量和数据化。所以,当自然世界基本上实现了数量化和定量分析之时,人类及其社会的各种分析却停留在思辨和定性分析上。虽然社会科学各学科,例如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等,通过模仿自然科学,用抽样调查等方法对不少社会现象进行了计量化和数据化,但基本上都属于主观的量化,难以刻画社会现象的真实状态。

  世纪之交的各种新技术为世界的数据化提供了便利的技术条件,特别是对于物理世界中原来难以数据化的部分领域以及人类及其社会的各种心理、生理、思想、行为等现象。物理世界的绝大多数现象都已经由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实现了数据化,但仍然有一些领域难以做到。在一些线性领域,少量的参数就可以描述整体,因此传统手段就能够做到。面对非线性领域,例如桥梁受力检测,需要大量的数据才能够刻画,因此需要新的技术手段才能够实现。装备在各领域的智能传感器随时随地采集、记录、传递着各种物理参数的状态及其变化,为长期监测各种人工难以检测的物理量提供了技术的可能性。

  2.人类社会的数据化

  大数据是如何实现对人类及其社会数据化的呢?互联网、视频监控、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等将人类及其社会的一切行为都以数字的形式做了全程的数据化,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海量的数据。互联网技术将人类在网络中的各种行为全程记录,视频监控则将监控范围之内的一切都记录在案。

  文字、方位、社交等在过去是无法数据化的信息,因此难以用计算机等数字处理设备进行采集、存储、分析、应用。如今,谷歌、亚马逊、超星等公司将过去几乎所有的文献资料都进行了扫描识别,变成了数据化文本,而今后的所有图书、文档则直接以数字化的形式出版、发布。通过这样的数字化,所有的文字都实现了数据化,可以用各种智能设备对文档中的信息进行深度挖掘,充分挖掘出图书文献数据化之后的附加价值,并由此衍生出新的学术方向——文化组学(culturomics)。

  方位是一种重要的地理信息,过去曾用经纬度来进行刻画,但个人的位置信息却很难实时跟踪和记录。在大数据时代,全球定位系统GPS、北斗定位系统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等智能终端相结合,可以将对几乎每个人或物的位置进行精确的标记、记录、测量、分析和共享。“位置信息一被数据化,新的用途就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而新价值也会随之不断催生。”[6]119

  人类是群居并具有丰富感情的动物,社会交往是人类生活的必需,交往信息是人类活动的重要信息。由于社会交往的复杂性与即时性,社交信息很难被记录、存储和分析。随着智能网络的兴起,人们基本上都过上了网络生活。Facebook、Twitter、LinkedIn、微信、QQ等网络社交平台将我们的社会交往进行了全程数字化记录并形成社交数据图谱。通过社交数据挖掘,可以直接触摸到我们的社会关系、经历、情绪、情感等内心的隐秘世界。

  在大数据时代,不但自然世界被彻底数据化,而且人类及其社会的一切状态、行为都将被彻底数据化,世间万物均被数据化。通过数据化,整个物理世界、人类及其社会都将变成由各类数据构成的数据世界。“将世界看作信息,看作可以理解的数据的海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审视现实的视角。它是一种可以渗透到所有生活领域的世界观。”[6]126

  3.数据化是后现代主义世界观的实现与超越

  大数据的数据化、碎片化与后现代主义的碎片化有相似之处,但又具有本质的区别。后现代主义是为破碎而破碎,他们只要碎片,不要整体,认为整体就形成了结构,就是要被打碎,然而大数据仍然保留着整体观,它是整体观关照下的破碎。大数据技术提出了全数据模式,认为数据越多越好,数据越多,对现象的描述就越精确,因此大数据利用各种技术把能收集、存储的数据全部收集、存储下来,对某个对象进行研究时则将与对象相关的所有数据全部用上,这就是大数据时代的全数据模式。[6]37全数据模式意味着对世界的数据化更加彻底、更加精致,也更加准确。这其实就是我们一直主张的整体性问题,全数据模式利用与问题相关的全部数据来刻画问题的整体性,但这种整体性已经被数据化,是一种数据化、可操作的整体主义。

  大数据不像后现代主义者仅仅是为了破坏一个旧世界,其碎片化是为了更加精准地描述、认识这个世界,破碎之后还将重新进行逻辑重构,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加精准、科学的新世界。数据代表着对某件事物的描述,数据化就是将现象以数据的形式记录下来,或者说将现象转变为可计算的量化形式的过程。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化,其本质就是将完整、连续的世界或现象进行离散化、碎片化,即数据化的本质就是离散化、碎片化、破碎化。[5]在小数据时代,科学研究主要停留在线性区域,因此我们往往利用少量的数据进行逻辑重构,即用少量数据来重新建构一个具有严格逻辑结构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就像机器一样,可以拆卸成部件,又可以进行重新组装。但在大数据时代,我们的研究往往涉及复杂、多样、多变的非线性现象,不再可能将它们用少量的数据来描述,也没法拆卸为少量部件,只能用海量的数据来精确刻画其复杂细节。这样,大数据将整体的自然世界或人类世界碎片化为海量的数据,数据规模越大,说明世界被破碎得越精细。

  大数据对复杂现象数据化之后,各个数据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不像小数据时代的数据具有不同的层级和地位。例如在当今的网络世界里,人人都可以参与,人人都具有同样的参与权和发言权,不再表现为地位不平等的等级结构。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数据世界里,各个数据都是具有自主性的主体,相互之间透明、平等,形成复杂的数据网络。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化世界是一个碎片化、微结构的世界。后现代主义要解构现代主义的各种结构,以实现完全平等的主体地位,但是他们的理想在小数据时代缺乏相应的技术实现途径。

  大数据认为万物皆数据,世界的本质就是数据。“有了大数据的帮助,我们不会再将世界看作是一连串我们认为或是自然或是社会现象的事件,我们会意识到本质上世界是由信息构成的。”“通过数据化,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就能全面采集和计算有形物质和无形物质的存在,并对其进行处理。”[6]125如今大数据革命从技术(特别是数据信息技术)上实现了后现代主义解构世界的哲学主张,让物理世界、社会世界甚至思维世界变成了碎片化的数据世界,实现了后现代碎片化世界的理想。但是,数据化的世界比后现代主义完全无结构、凌乱、破碎的世界更加科学、完美,因此它又超越了后现代主义的破碎世界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