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旭旻:从“万物流变”能否推出“无物永驻”

——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辨正

2018-07-05 10:46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常旭旻

Can “Everything Changes” Lead to “Nothing Lasts Forever”:An Analysis of Heraclitus’ Fragments

  作者简介:常旭旻,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12期

  内容提要:赫拉克利特的系列“河流残篇”首次明确提出“万物流变”的思想,并在柏拉图的记载中进一步得出“无物永驻”的推论。但现代西方的古典学和哲学研究表明,柏拉图的记载来自被改造并经过度解释的赫拉克利特主义。通过参照并分析与“河流残篇”有关的各种后世记载,本文认为赫拉克利特尽管表达了万物不停变化的思想,但并不否定事物的持存乃至一定意义上的同一性,万物的普遍流变可以兼容持存性的流变。因此,从“万物流变”并不能够必然推论出“无物永驻”。

  关键词: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万物流变

  标题注释:本文得到教育部青年课题“‘学述’传统中的自然哲学”(12YJCF2003),以及华侨大学高层次人才科研经费“黑格尔和古希腊辩证法”(12SKBS211)的资助。

 

  赫拉克利特留给哲学史乃至世人最为著名的言论就是“万物皆流”“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柏拉图《克拉底鲁篇》是迄今可见最早记录这些说法的哲学历史文献,其记载流传至今,影响深远。由之得出的“万物流变,无物永驻”之结论也成为赫拉克利特几千年来的思想标签,开启了古希腊哲学直至今天形而上学探讨中都极为重要的变化与持存问题。这也成为哲学史乃至一般文化意义上赫拉克利特给予我们最为熟悉的思想经验。①但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德国古典学家第尔斯(Hermann Diels)搜集、编订《前苏格拉底思想家残篇》时,就确认以上言论并非出自赫拉克利特本人,因此第尔斯并未将柏拉图的记载辑录为赫拉克利特本人的文本。

  20世纪的西方古典学和哲学研究从文本考辨和思想分析出发,都赞同第尔斯的判断,认为赫拉克利特原话并非如此;“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只是其后学直至柏拉图的过度改写;即使赫拉克利特持有以“万物流变”为代表的“变化”观,也未必能够从中必然推出“无物永驻”的观点。本文将首先简要概括柏拉图文本中所谓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的起源,然后结合20世纪的西方古典学、哲学研究成果,辨析学术史中流传的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多重文本,在此基础上讨论解读该残篇产生的理论分歧,最后从“河流残篇”简析赫拉克利特的变化思想,表明赫拉克利特未必坚持彻底的普遍流变主张,而是在坚持万物变化的基础上主张某种兼容持存性、统一性的变化观。

  一 “河流残篇”的源起

  柏拉图著作对赫拉克利特的记载不多,“万物皆流,无物永驻”文本留存于《克拉底鲁篇》402a,该段文字不被第尔斯认可为残篇,仅仅只是辑录为证言A6:②

  (苏格拉底:)我相信,赫拉克利特说万物流变,无物永驻,他还将世间事物与一条河的流动作比,说你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402a)

  另外,柏拉图在《泰阿泰德》中也谈道,

  (苏格拉底:)按照荷马、赫拉克利特以及他们那一类人的说法,万物都像河流一样处于变动之中。(160d6-8)

  柏拉图假苏格拉底之口转述了赫拉克利特的普遍流变理论。在《克拉底鲁篇》的前后文语境中,苏格拉底还追溯了该理论与更早时期荷马史诗中类似古老智慧的联系。

  苏格拉底:我想到,似乎赫拉克利特说出了古人的智慧话语,可以追溯到像克洛诺斯和瑞亚那么久远的时代,荷马也谈论过这些事。

  赫谟根尼: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格拉底:赫拉克利特在某处说,万物变化,无物永驻。他把事物( )比作河流的流动( ),说你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赫谟根尼:没错。

  苏格拉底:这是什么意思?除了把克洛诺斯和瑞亚这两个名称赋予诸神的祖先之外,你还能想出与赫拉克利特所想的有所不同吗?你能设想他只是随意地将河流的名字赋予这两位祖先吗?就像荷马也这样说:“俄刻阿诺,众神的始祖;众神的母亲,忒提斯!”我相信赫西俄德也是这样说。还有,俄耳甫斯在别处也这样说道:“美丽而流动的俄刻阿诺最先的婚配是,与他的同母姐妹忒提斯结婚。”你瞧,这些表述互相之间是多么一致,而且全都倾向于赫拉克利特的看法。(402a4-c3)

  以上文献是现存最早的“河流残篇”记载,在历史上首次明确记载了赫拉克利特将万物的变化与河流相比,不仅将河流作为万物、诸神的始祖,也将其中蕴含的“万物流变”思想与更为远古的荷马史诗中记载的古希腊神话联系在一起。除此之外,柏拉图在《泰阿泰德篇》讨论万事万物( )都处于变化( )之中的时候,认为将它们称作“存在”或者说“是( )”是错误的,然后提到:

  除了巴门尼德之外的所有贤人——普罗泰戈拉、赫拉克利特、恩培多克勒、两种诗体的大师即喜剧中的厄比卡尔莫与悲剧中的荷马都赞同这种看法;因为当荷马说:俄刻阿诺——众神的始祖;忒提斯——众神的母亲,他也就是认为,万物都是流变与运动的产物。(152e5-9)③

  如此一来,柏拉图的记载就以赫拉克利特个人主张之名,将“万物流变”与“无物永驻”联系在了一起,并且通过“如同河流一样不停流动”这一比喻,将赫拉克利特的流变学说确定为有关永恒变化的理论。除此之外,柏拉图还在《斐多篇》《斐莱布篇》《智者篇》等少量文本中也提及赫拉克利特“万物流变”思想。

  但是,以上柏拉图的记载都未被第尔斯认定为赫拉克利特本人的言论以及思想文本,也没有纳入其搜集、编纂并于1903年首版的《前苏格拉底思想家残篇》赫拉克利特残篇当中,而只是将前引《克拉底鲁篇》402a作为他人转述的相关材料“证言”附于赫拉克利特残篇之后。现代西方更为详尽的古典学研究表明,即使柏拉图的以上文本确是现存有关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乃至“万物流变”思想的最早文字记载,这些文字也只是表明这一思想在柏拉图的记载之前就已广泛流传,而不一定为赫拉克利特所创造或者独有。越来越多的学者认同,柏拉图对赫拉克利特“流变”思想的记载、理解与批判并不完全出自自己独立的思考与理解,而是有其更早的思想源头。根据考察分析,柏拉图对“河流残篇”的记载与对赫拉克利特“万物流变,无物永驻”思想的判断源自可被我们称为“赫拉克利特主义者”的克拉底鲁,而这也可以追溯到现存的智者文献。

  斯奈尔(Bruno Snell)在其《论泰勒斯学说以及希腊哲学史——文献史的开端》一文中认为,《克拉底鲁篇》追溯了流变思想的发展,展现了赫拉克利特与早期神话、史诗作者之间在流变问题上体现出来的一致性,然而这种思想史的总结并非由柏拉图自己得出,而是来自智者希庇阿斯。④斯奈尔考察了克莱门特辑录的希庇阿斯流传文献,发现在《克拉底鲁篇》中柏拉图通过苏格拉底之口表述出来的判断,即赫拉克利特与荷马、赫西俄德以及俄耳甫斯等早期诗人共同持有的万物流变观念,与现存希庇阿斯文本残篇的记载具有高度一致性。斯奈尔还考察了亚里士多德对其他前苏格拉底思想家进行类似讨论的一些文本,同样发现了类似特征。因此斯奈尔判断,现已泰半失传的希庇阿斯著作在柏拉图之前的早期希腊哲学撰述中具有重要的承续作用,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对早期希腊哲学的许多陈述、判断都来自希庇阿斯的记叙。⑤帕策尔(A.Patzer)考察文献之后也认为,埃利斯的希庇阿斯是具有百科全书式专业兴趣的智者并付诸授业⑥;而柏拉图将主张变化的哲学家与主张存在的哲学家对立起来的观点可以回溯到智者希庇阿斯,正是他最早在“万物流动”的意义上将赫拉克利特作为主张变化的哲学家记录下来。不过在柏拉图的《智者篇》当中并没有留下有关赫拉克利特“河流残篇”的文字记载。由此当代学界推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赫拉克利特理解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或中介,即智者希庇阿斯。

  对于本文来说,上述判断重要的不仅仅是哲学史料的稽考价值,而是提醒我们必须注意,柏拉图转述的赫拉克利特文本以及对其思想的解读,很有可能并不属于赫拉克利特本人。加之赫拉克利特身后追随者甚众,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文本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赫拉克利特主义者”的身影。因而柏拉图所记录的赫拉克利特文本材料或者思想很有可能已经被所谓赫拉克利特主义者所改造,而并非赫拉克利特本人原初的思想。目前,西方学界普遍认可的结论都将这个赫拉克利特主义者的标签贴在了克拉底鲁身上,而文献依据则是智者希庇阿斯的文本。前述柏拉图《克拉底鲁篇》402a4-c3、《泰阿泰德篇》160d6-8中所述赫拉克利特的“万物流变”“万物变化”等说法,都能在智者希庇阿斯的现存撰述残篇之中找到文字依据,其对赫拉克利特的理解、表述甚至对思想与文本的改造,都深刻影响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对赫拉克利特的理解与评论,并与证据确凿的赫拉克利特真实文本之间存在不一致甚至冲突的地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