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立:历史现象学的现状与目标

2018-07-09 10:31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卓立

Phenomenology of History:Present and Future

 

  作者简介:卓立,福建霞浦人,西南政法大学哲学系副教授。(重庆 401120)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176期

  内容提要:历史现象学不应被理解为“现象学地看历史”,而应被理解为“历史地现象学地看”,这样才能建立对历史现象学诸含义的统一理解。历史性与现象学之间的本质关联在于,现象学本身就蕴涵着历史性。现象学不仅源于历史性问题,也强化了历史性,使近代意义的历史性发展成为绝对的历史性。这种绝对的历史性只有在后期胡塞尔的历史现象学中才可能得到圆满的阐释,从而克服现代哲学中普遍存在的历史相对主义问题。这意味着将近代理性主义“超越历史的理性”修正为一种“包容历史的理性”。因而,只有从胡塞尔历史现象学出发,才可能超越现代性前提,在广阔的社会文化对象领域重建理论研究的可能性。

  关键词:历史现象学/历史性/理性主义/历史哲学/现实史

  标题注释: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2014年度培育项目“中国现代实证史学知识论基础重建研究”(2014py31);重庆市教育委员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现象学历史哲学知识理论研究”(16SKGH005)

 

  近年来,随着国内现象学研究的深入,“历史现象学”(Ph nomenologie der Geschichte,phenomenology of history)这个术语开始越来越频繁地被使用。学界日益关注到现象学运动与历史问题之间广泛深切的关联。另一方面,对具体领域的现象学研究,也日益彰显历史视角的重要性,相关的现象学思想日益显示出其对于社会历史理论研究的重要性和独特性。因此,无论是在学理层面还是在实践层面,系统展开历史现象学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但至目前为止,我们对历史现象学的涵义、研究意义以及主要研究任务,都还欠缺足够整体的阐明。历史现象学作为一门完全意义上的学科不仅尚未形成,就连“针对现象学与历史问题的研究也呈显出停滞不前的情况”①。

  一、“历史现象学”的涵义统一性问题

  “历史现象学”一词,即使仅仅望文生义地理解,也包含了多种可能。在现象学成为显学的今天,它最可能被理解为指向历史领域的专门现象学,即“关于历史”的“现象学”;但对于不了解现象学的人,也可能被理解为“关于历史现象”的“学”。这种“句读”的不同根本上基于对“现象”的不同理解,即“现象学”之“现象”与通常所言“现象”不同。不仅是“现象”一词,对“现象学”和“历史”两词的不同理解,也会分化出不同的含义。对现象学的理解有狭义与广义之分,至狭者仅指胡塞尔的现象学,至广者则可能把诸如黑格尔、尼采、狄尔泰、萨特、德里达、雅斯贝斯等皆纳入。因而“历史现象学”可能既宽泛地指向广义现象学的范围,也可能仅指胡塞尔现象学中的一部分内容。而“历史”一词,在目前多数语言中都既可以指历史本身,也可以指历史学②;前者与存在有关,后者则主要指向一种知识形式。因而,历史现象学既可指关于历史存在论的现象学反思,也可以指关于历史知识论的现象学反思。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前者指向的不是通常的实在论视域下的存在论问题,而是现象学视域下的特有的存在论问题,它集中表现为“历史性”(Geschichtlichkeit,historicity)问题。

  就胡塞尔本人而言,即使是在其涉及历史现象学论述的晚期,他“本人似乎并未使用过历史现象学的概念,运用‘历史现象学’或‘现象学的历史学’概念较多的是德里达”③。德里达对“历史现象学”一词的使用可见于《胡塞尔〈几何学的起源〉引论》。④而德里达几乎已经意味着现象学运动的尾声(仅就其经典著作而言),也就是说,在现象学运动几乎到达了末尾阶段,“历史现象学”一词才出现。然而德里达之后,“历史现象学”并未成为国际现象学界通行的固定术语,只是零星出现在论及诸如梅洛-庞蒂(Merleau-Ponty)、克莱茵(Jacob Klein)、萨特(Jean-Paul Sartre)等人的学术史研究中。但自2000年前后,“历史现象学”一词的出现频率逐渐增加。其中美国的大卫·卡尔(David Carr)摆脱了学术史用法,用“历史现象学”命名其从现象学出发研究历史知识理论的工作。在2006年出版的Analecta Husserliana第90卷,以“历史现象学”为标题的第一部分内容甚广,不仅包括学术史,而且涉及更宽广意义上的历史理论。⑤这或许已经意味着“历史现象学”已经开始被理解为一种专门的研究方向。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