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据海德格尔的"存在论"追问技术的五条路径

2018-07-19 10:24 来源:《创新》 作者:包国光

  Five Methods Concluded from Heidegger's Questioning Technology in "Ontology"

  作者简介:包国光,东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哲学博士。沈阳 110819

  原发信息:《创新》年第20181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在其各个时期的“存在之思”中,都不同程度地涉及了“技术问题”。依据海德格尔理论的前期和后期的几个文本,可从中归纳引申出五条追问技术的路径:通过在世(生存)、通过自然(产生)、通过艺术(作品)、通过“四因”(招致)、通过物—空间(栖居)。这五条追问技术的路径得出的结论是,技术的本质关涉着“物—世界—生存”。

  Heidegger involved more or less in "technical issues" in all stages of "Thinking of Being".According to Heidegger's texts of earlier and later stages,five methods of "questioning technology" have been concluded and extended:In-der-weltsein(Existenz); Nature(Generation); Art(Creative Works); Four Causes(Verschulden); Object-Space(Dwelling).The conclusion drawn from the five methods of questioning technology is that the nature of technology involves "Object-World-Existenz".

  关键词:海德格尔/存在论/技术/解蔽/栖居/Entdecken/Ontology/Technology/Uncovered/Dwelling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海德格尔技术与存在哲学思想研究”(12BZX017)。

  海德格尔本人不承认其提出过存在论,本文中的“存在论”指的是“存在之思”的意思。海德格尔认为“追问”构筑了一条道路[1]3。追问技术,表现为问技术是“什么”,也就是问技术的本质。本文试图根据海德格尔各个时期的“存在之思”与“技术问题”的关系,运用现象学的“看”和生存论的“领会”方法,从中引申出追问技术的五条路径,并给出所“看”到和“领会”的技术。

  一、通过“在世”(生存)显示的技术

  前期(1930年以前)的海德格尔把“此在”①(Da-sein)的存在方式解释为“在世界之中存在”(In-der-Weltsein),简称“在世”。海德格尔的“现象学—存在论”的分析起点,是从此在——也只有人才符合其规定的——这个存在者开始的。为了指明此在的存在与其他存在者的存在的区别,海德格尔用“生存”(Existenz)一词专门来标示此在的存在,而此在的存在论就可以释为生存论。

  1.技术显示为对上手性的揭示

  此在的“在世界之中存在”,表现为“操心”(Sorge),其中就包含与世内存在者打交道的“操劳”。从存在论立场来看,技术与任何种类的“存在者”(工具、机器等)都有着根本的区别。工具、机器等各类存在者,或者是作为技术的条件和手段,或者作为技术的对象被技术所影响。技术通常是通过器具或机器等的使用显示出来的,技术作为手段、方式和条件,让上手存在者如此这般向操劳来照面。某物能够被使用,某物的“用途”和使用方式必须已经被领会了,即预先被“看”到了。向操劳活动照面的和被使用的东西总是某种存在者(器具),被看到和被领会了的是存在者(器具)之存在,即上手存在(Zuhandensein)和上手性(Zuhandenheit)。

  上手性是器具等存在者在能够发挥“功能用途”的存在性质,这种上手性规定着在此在的日常在世操劳中出现的存在者的存在方式和存在状态。海德格尔把世内存在者的上手存在状态称为“因—缘”[2]98,上手性中就包含着这种因—缘性。器具能够在此在的日常操劳活动中被使用并发挥功能,是由于器具的“上手性—因缘性”已经预先被揭示(Entdecken)和被展示(Augenblick)了,即器具的上手存在和因缘存在已经预先被此在领会掌握了,也就是说器具的上手性和因缘性被给予了。通过对器具的用途和上手性的考察,就能够发现技术已经在器具的被使用中现身了。

  向操劳活动照面的和上手的总是某种存在者(器具),被展示和被揭示了的是存在者(器具)之存在,即上手性和因—缘性。这种对上手性和因—缘性的展示和揭示,就属于日常操劳中的技术所指的东西。在日常的在世的生存中,在此在的操劳制作活动中,技术现身了。技术以揭示和展示上手性和因—缘性的方式而显现出来。现身的技术作为揭示和展示包括:对器具等上手存在者的上手性和因—缘性的揭示,对制作对象的自然物的现成性和适合性的展示,对制作方式、制作步骤和制作标准的揭示。

  2.技术作为“寓世存在”的方式而显现

  在《存在与时间》第41节,海德格尔称“操心”(Sorge)为此在的存在结构:先行于自身——已经在世界之中的——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2]222。这里的“寓于世内存在者”,指的是此在必须在存在者整体中间并且与诸存在者打交道着去存在。此在总要向自身之外(世界)去存在,总要与自身之外的其他存在者相关联地去存在,此在的存在“离不开”其他存在者的存在。因此,此在的存在是“在一个被抛的世界之中先行于自身地寓于世内存在者而存在”。

  技术首先在器具的使用等日常操劳活动中显示出来的。从存在论生存论立场来看,技术不能是任何种类的“存在者”,技术是操劳着使用器具的模式,技术是让上手存在者如此这般向操劳来照面的打交道的方式。技术在本质上是“让上手存在者产生”,技术通过上手之物的存在而显示自身。

  此在的在世生存总是与世界内的各种存在者打交道,海德格尔称其为“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简称“寓世存在”。从操心的结构层面上来看,“寓世存在”作为此在去存在的“先天的”结构性环节,给出了此在与世内存在者打交道的基本方式,即是让存在者来到此在的近处(或者存在去向存在者的近处),让存在者以上手存在的方式显现和被给予,让存在者以上手存在的方式向此在来照面。“寓世存在”总是通过“技术的”方式而展开的,此在与世内存在者打交道的方式就是揭示着上手性而使用上手存在者(器具等)。在操心的结构层面上,“寓世存在”作为操心的一个结构性环节,其方式也是“技术的”,即技术作为此在与世内存在者打交道的方式,而在操心的结构中显现出来。

  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就是去揭示着和展示着世界内的各种存在者的存在,即揭示着上手存在者的是“什么”和展示着上手存在者的“如何”着。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也就是“技术性”的存在,即通过技术并实行技术而“去存在”。从日常在世的操劳活动的展开来看,技术是对世内存在者上手性(上手存在)的揭示和展示;而从此在的存在的操心的整体结构来看,技术就显示为是“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方式。寓于世内存在者的存在,就是揭示着存在者的上手性而展示与存在者打交道的方式,即揭示着展示着存在者的上手存在而处身于存在者中间。

  依据此在的在世存在的生存状态和生存结构,可展示出生存论上的两个层面的技术:作为“操劳”活动的条件,技术显示为对世内存在者的“上手性”的揭示和展示;作为“操心”的环节,技术显示为此在的“寓世存在”的方式。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