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民:不遵守逻辑规范滋生的学术泡沫

——以祁志祥教授的“乐感美学”为分析样本

2018-07-23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2期 作者:韩德民

  作者:韩德民,北京语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部教授(北京 100083)。

  

  摘 要:逻辑是思维活动的基本法则,离开这种法则的引导,思维将丧失自己的认识功能,学术理论创新也将随之成为不可能。祁志祥教授的“乐感美学”是近来受到较多关注的美学理论体系,该体系围绕“美是有价值的乐感对象”这个核心命题展开。这个核心命题的逻辑偏差,集中暴露了其整个体系的脆弱性。解剖这个命题的设定方式,有助于我们更切实地理解不遵守逻辑规范给理论思维和学术研究可能带来的危害。对形式逻辑的漠视有深刻的社会文化根源,在当代学术研究的语境中,这种态度与时代要求之间的脱节越来越严重。中国社会的现代化目标,应该首先落实到人的现代化、落实到主体理性思维能力的成熟上。思维成熟的基本标志,就是充分自觉的逻辑规范意识。为公众的思维训练提供参照范本,是人文科学研究的重要社会职能,逻辑规范性应作为现代学术评价的基础性标准得到应有的重视。

  关键词:逻辑 思维 “乐感美学” 现代性

                    

  

  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美学曾被推到整个人文科学研究的焦点位置。90年代之后,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及时代风气的转移,焦点的光环自然是褪去了,但流风所及,美学研究队伍的规模依然可观,加之社会总体性快速发展氛围的激励,似乎是很自然地就造就了当下美学研究的繁荣局面。但此所谓繁荣的判断,主要基于管理部门各种形式化评估及统计的结果,如获奖、立项、论文、著作数量等,如果撇开这些形式性要素,转而专注于学术思想的内在成色,则这种繁荣的判断能否或多大程度上能够成立,就需要作更进一步的讨论。

  90年代之后的美学创新,大体上包括两种方式,即外延式扩张和内涵性提升。外延式扩张,即在艺术、建筑、设计等与审美活动存在较直接关联的领域之外,借助美学的观念和方法建构新的交叉学科,构造出诸如体育美学医学美学军事美学烹饪美学翻译美学交通美学等众多新的分支。相对于外延扩张式的研究,美学界更重视的还是内涵提升性的创新。所谓内涵提升性的创新,是指借助新的视角、新的方法,立足新的时代高度,对美学基本理论进行重构的各种努力。以这种方式取得的创新成果也非常多,如意象美学生态美学生存美学实践存在论美学生活美学时空美学乐感美学等。和外延扩张式的研究相比,内涵提升性的研究总体理论水平更高,但其中的是非得失,同样无法一概而论。

  学术进步植根于创新的愿望,但创新努力如果没有相应的学术批评与之互动,就难免滋生形形色色的学术泡沫。中国当代学术的发展速度与质量、体量与质地,某种意义上是不对应的。这种不对应首先应由学术管理体制承担责任,但学术共同体内部严肃批评的缺位也是重要推手。一方面,是强作惊人之辞、以非理性情绪渲泄为基本特征的攻击性批评;另一方面,多数情况下则是秉持所谓与人为善原则、以赞扬为基调的勉励式批评;立足学术内在标准的本色批评则相对少见,这其中,多数关注的都是双方立场和观点的是非同异,具体辨析成果本身学术含金量的,可谓少之又少。

  1980年的第一届全国美学大会上,李泽厚曾提醒:现在有许多爱好美学的青年人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苦思冥想,创造庞大的体系,可是连基本的美学知识也没有。因此他们的体系或文章经常是空中楼阁,缺乏学术价值。[①]30多年过去了,对于当下的美学界而言,基本的美学知识的问题应该是基本解决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提醒的警戒意义就完全过时了。对于学术研究来说,常态的知识掌握固然重要,同样甚至更加重要的,还有研究主体的消化吸收和建构能力。这实质上就是作为主体的理论思维能力,其很重要的体现,就是自觉的逻辑规范意识。李泽厚所谓基本的美学知识,在宽泛的意义上,还应该包括美学研究者内在的思维素质特别是其基本的逻辑规范意识。就这后一个方面而言,当下美学界相对于30多年前的进步,窃以为十分有限。这可能有客观原因,譬如说网络时代海量的信息传播,对研究者思维的承接和消化能力都造成了更大压力;更重要的应该还是主观方面的原因,那就是学术界对这个问题的普遍性漠视。

  逻辑规范不能等同于主体的思考本身,逻辑分析也不能代替学术研究,但思考需要恪守逻辑规范,研究者有责任克服各种可能的逻辑错误。这种要求貌似非常简单,却是保障思维效率推进学术进步的基本前提条件。理论思维如果不尊重逻辑规范或缺乏这种规范意识,那么无论表面上如何玄奥堂皇,底子里都只能是感受材料和情绪冲动的堆砌,这种堆砌虽然在一定限度内可以强化,但不可能有真正的深化,可以有量的积累,但不可能有真正质的提升。本文选择以祁志祥教授的乐感美学[②]为样本,具体分析不遵守逻辑规范在学术思考和创新过程中造成的危害,不仅是因为这个体系本身存在问题,而且也是因为这个体系受到了学界的较多关注[③]。就学界现状而言,“乐感美学”存在的问题未必是最严重的,但选择这种相对优秀而非更等而下之的分析样本,却有利于我们从中更充分地认识逻辑规范问题在当下的严峻性和急迫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