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当代全球分配正义的理论论辩

2018-07-23 10:20 来源: 作者:陈俊

A Contemporary Debate on Global Distributive Justice

 

  作者简介:陈俊,湖北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中华文化发展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京)2018年第20181期

  内容提要:全球分配正义理论是政治哲学中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全球分配正义理论的核心关注点是人们生活中所产生的利益或负担在全球范围内的分配问题,因此,它要回答的问题是:我们到底有权利获得什么,以及谁实际上应该为我们提供那些我们有权获得的东西。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构成了全球分配正义理论论辩的基本框架,即两种区分、四种理论:关系主义和非关系主义理论、平等主义和底限主义理论。关系主义理论试图通过指出“这个世界的某种特征和状况”这样的事实来为全球分配正义的存在提供理由,而非关系主义理论则用强调“人人具有平等的道德地位”这一事实来为正义必须跨越国界提供辩护。底限主义者认为全球分配正义的关注点应该仅仅聚焦到人的基本需要和对严重贫困的缓解上,平等主义者则强调,即使我们缓解了贫困和满足了基本需要,分配正义仍然有正义的理由去反对已有的全球不平等。文章最后分析了底限主义与平等主义从国家责任、平等的公制、民族身份、国家强制等方面就“正义”是否应该跨越国界所展开的论辩。

  关键词:全球分配正义/关系主义/非关系主义/底限主义/平等主义

 

  一般而言,分配正义理论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在人们生活中所产生的利益或负担在全球范围内应该如何分配,它通常要回答这样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一是我们到底有权利获得什么?一个分配正义理论通常会挑出一些我们所必须享有的关键利益和需要(比如说,食物、水、住房以及自然资源等),并且主张说,我们有正义的权利得到那些东西,如果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得到,那将是不正义的;二是谁实际上应该为我们提供那些关键的利益和需要?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获得食物和水是一个正义的要求,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另外的人要承担一种正义的义务来为他提供这些需要。如果我们说,对以上这些问题的回答在一国之内并不存在多大理论上的争议的话,那么,在全球层面回答这些问题就使得分配正义变成了一个充满争议的概念。本文试图梳理出一个讨论全球分配正义的分析框架,并初步来回答在什么意义上讲正义能够跨越国界。

  一、全球分配正义理论的论辩框架

  在全球分配正义的讨论中,各种理论在对权利和义务适用范围以及履行义务的程度的界定上产生了分歧。一方面,任何分配正义理论都旨在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分配我们共有的利益和负担。但是,我们正在谈论的那个“我们”究竟是“谁”呢?是仅仅指与我们具有某种特殊关系的人,比如我所在的国家的同胞,还是指范围更为广泛的人呢?如果是后者,那么,这就意味着,分配正义范围必须跨越国界,从我们的同胞扩展到遥远的其他国家的人,或者是整个世界。这就构成了全球分配正义理论分析框架的第一个维度:正义的适用范围问题。从这个问题出发,一些理论会进一步认为,在一个单一国家之内可以运用一些特殊的分配正义原则,而对于全世界而言,则需要一些不同于在一国之内所适合的另一些原则。比如说,在一国之内,我们可以平等地分配应对气候变化所产生的减排成本,但是为什么我们也必须基于平等的要求去承担其他国家无力承担的成本呢?如果我们确实需要承担的话,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些人可以将某些负担和义务强加给另外一些人呢?

  另一方面,一些理论认为,即使我们承认正义的要求可以将负担和义务强加给自己的同胞,甚至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们,但我们仍然会问,承担这些负担和义务应该到什么程度呢?一些理论家,比如博格就认为我们应该把关注点聚焦到基本人权的实现和对严重贫困的缓解上。他并不认为,不平等本身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在道德上错误的,一个国家比较富裕,或者是它占有更多的自然资源,只要全球所有其他人都实现了自己的基本需求,那么,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就不具有正义的相关性。在他看来,实现全球正义的途径不在于运用某种再分配机制去实质性地拉平人们之间的差别,而是主要通过制定并贯彻一个更加公平的全球制度来实现每个人的机会平等。(Pogge,2002)而另外一些理论家,比如凯利,则把正义的要求设定得更高。他认为,即使我们缓解了严重贫困和满足了人们的基本需求,我们仍然有正义的理由去反对任何已然存在的财富分配和生活水平上的不平等。也就是说,全球不平等本身在道德上就是错误的,无论这种不平等是源于什么样的原因。(Caney,2005)显然,即使不同的全球分配正义都会在某种意义上重视平等问题,但是,这些正义理论对履行负担和义务的标准存在极大的争议。这就意味着:当某个人主张一种全球分配正义理论或追求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时,我们仍然需要搞清楚,他所主张的平等到底是要实现到什么程度?这就构成了全球分配正义分析框架的另一个维度:正义的实现程度问题。

  由此,回答权利和义务的适用范围和履行义务的程度就构成了全球分配正义理论讨论的核心,或者说它构成了对全球分配正义理论进行讨论的一个基本的分析框架。通过这个分析框架,我们可以鉴别出,就回答权利和义务的适用范围而言,存在着关系主义和非关系主义两类全球分配正义理论;而就回答履行义务的程度而言,存在着底限主义的和平等主义两类全球分配正义理论。前一类理论旨在回答正义为什么能(或不能)跨越国界,而后一类理论旨在回答人们彼此之间到底亏欠什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