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双利:第二自然与自由

——论卢卡奇对黑格尔第二自然概念的转化

2018-07-25 10:14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双利

Second Nature and Freedom:On Lucacs' Transformation of Hegel's Concept of Second Nature

  作者简介:张双利,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1期

  内容提要:文章以第二自然与自由之间关系为核心线索,通过分别解析第二自然概念在黑格尔和卢卡奇那里的不同内涵,力图说明他们在处理第二自然问题上的不同态度以及他们之间的复杂思想关系。第二自然在黑格尔那里有两种不同内涵,它主要指人们在健全的伦理共同体中习得的第二天性。借助第二天性的概念,黑格尔试图说明我们如何能够在伦理生活中达到实体性与主体性的同一,实现对抽象的道德立场的扬弃。黑格尔还提到了错误的“第二自然”的立场,它是对主观自由原则的直接放弃。黑格尔断定它与抽象的道德立场是处于同一错误水平上的对立的两极。透过这两种不同的内涵,我们可以看到黑格尔的重点在于说明伦理立场对于道德立场的超越,其思想的落脚点在于守护现代伦理生活。以黑格尔的思想为参照,文章进一步指出,第二自然在卢卡奇那里只有否定性的内涵。它说明根本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伦理生活。在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分离和普遍交换的双重前提之下,人与人之间的普遍的社会联系成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它反过来使每一个个体被下降为被规定的材料。与此同时,文章也指出卢卡奇在处理第二自然问题时对黑格尔的相关思想进行了直接继承。在《历史与阶级意识》中,他同样认定道德的立场与第二自然的立场是处于同一错误水平上的对立的两极,并力求借助于黑格尔来实现对两者的同时超越。但由于他断定在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中只有普遍的物化现象、没有以自由为原则的现代伦理生活,故他最终只能诉诸没有第二天性中介的革命行动。

  关键词:第二自然/自由/现代伦理生活/物化/革命

  标题注释:此文受到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重解马克思的市民社会概念”(项目批准号:15JJD710002)资助。

  

  自卢卡奇以来,第二自然(second nature)问题一直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社会批判理论的核心主题之一。卢卡奇直接用第二自然的概念来界定现代人的根本困境,强调自由的原则在资本主义的条件下已经走向瓦解,个体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成为彻底地被规定的对象。与之相对立,第二自然的概念在黑格尔那里却绝不只是一个否定性的概念。黑格尔指出伦理生活是自由的理念,第二天性(second nature)是伦理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借助于第二天性我们在伦理生活中达到实体性与主体性的同一。那么,第二自然的概念为什么在他们两人那里会有如此重大的差异?这一差异又在多大程度上直接影响到他们对实现自由道路的思考?本文将通过分别考察黑格尔和卢卡奇的第二自然概念,具体说明卢卡奇对黑格尔的第二自然概念的转化,并进一步指出由于这样的转化卢卡奇在对实现自由道路的思考上如何拉开了与黑格尔之间的距离。

  一、黑格尔:伦理生活与第二天性

  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针对着以康德哲学为代表的主观主义哲学的错误,反复强调伦理立场(ethical point of view)是对抽象的道德立场(moral point of view)的超越。他指出伦理生活是自由的理念,它是自由的概念与实存的统一,具体到人的自觉行动上,它是实体性与主体性的统一,是对囿于纯粹的主观性的道德立场的扬弃。为了进一步解释我们何以能够在伦理生活中达到实体性和主体性的同一,黑格尔特别提出了第二天性的概念。借助于该概念,黑格尔力图说明我们的意志何以能够达到精神的高度,实现自然意志和主观意志的直接同一。

  1.伦理生活与自由的理念

  黑格尔认为,相对于仅仅停留于纯粹的主观性的道德立场,伦理生活对于前者的扬弃就体现在它是实体性与主体性的同一。“伦理是自由的理念。它是活的善,这活的善在自我意识中具有它的知识和意志,通过自我意识的行动而达到它的现实性;另一方面自我意识在伦理性的存在中具有它的绝对基础和起推动作用的目的。”①黑格尔在这里明确指出伦理生活是自由的理念,它意味着我们在自由行动中达到实体性与主体性的同一。实体性的方面指我们行动的根据(即善本身)内在于伦理性的存在中,主体性的方面指我们在知识和意志中达到了这个有具体内容的普遍的善,并在行动中实现它。

  关于人在伦理生活中所达到的这种实体性与主体性的同一,黑格尔进一步指出,它既是一种直接的同一,也可以是经由反思中介之后的统一。前者是指,虽然实体性的伦理生活对于每个个体来说是自在的,但主体与伦理的实体性之间又处于一种直接的同一关系中:“另一方面,伦理性的实体,它的法律和权力,对于主体说来不是一种陌生的东西,相反地,主体的精神证明它们是它特有的本质。在它的这种本质中主体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并且像在自己的、同自己没有区别的要素中一样地生活着。这是一种比信仰和信任更具同一的直接关系。”②这也就是说,伦理性的实体及其法律和权力虽然不是来自主体,但达到了精神高度的主体却恰好证明了它们就是他的本质,他与这个本质之间不是相互区别的关系,而是直接同一的关系。伦理性的东西成为了主体的现实的生命原则。后者是指,这种直接的同一可以被转变为经由反思中介后的同一,我们在概念中所把握到的实体和主体的同一正是这种经由反思中介之后的同一。“伦理性的东西在其中成为自我意识的现实生命力的那种关系,或者更确切些说,那种缺乏关系的同一,诚然可以转变为信仰和信任的关系,和转变为通过进一步反思而产生的关系”,“然而充分认识这种同一则属于能思维的概念的事情”。③黑格尔在这里提醒我们,实体与主体的同一虽然要从这种直接的同一出发,但它却并不仅仅停留于直接的同一。以伦理生活为支撑,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上升到概念知识的高度,只有在概念知识中我们才能充分认识到实体与主体的同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