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怡:"诠释"还是"阐释":通向真理的不同道路

2018-07-31 10:03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江怡

Interpretation or Explication:Different Approaches to the Truth

  作者简介:江怡,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83期

  内容提要:中国文字诠释学以“字本位”为特征,但其对意义的解释则需要借助解释主体介入原则和解释文本独立原则。如何处理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则是西方诠释学传统讨论的主要内容。根据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文字诠释应当以思想阐释为前提,而文学阐释则应以哲学阐释为根据。虽然二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别,但它们都可以被看作通向真理的不同道路。

  关键词:诠释学/伽达默尔/哲学诠释学/真理

 

  近日读到张江先生的文章《“阐”“诠”辨》(以下简称“张文”),笔者深受启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诠释学”思想来到中国,经介绍、发挥和阐释,被诠释为可以用于说明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资源,由此出现类似“中国诠释学”(成中英)或“中国解释学”(汤一介)等观念。张文从“阐”“诠”的意义分析出发,得出这样一些结论:“阐”尚意,“诠”据实,尚意与据实互为表里;“阐”必据实而大开,不违本真,“诠”须应时而释,不拘旧义;“阐”必据词而立意,由小学而阐大体,“诠”须不落于碎片,立大体而训小学。(参见张江)由此可见,该文抓住了“阐”“诠”之字面意义,对我们全面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层意义具有重要的启发性。然而,由于中国文化的特殊性,例如以突出“字本位”为特征的文字诠释学以及文本诠释的思维方式,都会直接影响我们对诠释学本身的理解,因而或许会导致我们在运用诠释学解释中国传统思想过程中的方向偏离。

  一、以“字本位”为特征的中国文字诠释学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语言学以“字本位”为意义的主要单位,强调单个汉字在解释和理解文本中的基础性意义。这种解释方式,直接影响我们对汉字文化的理解,也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如《说文解字》经常成为用于解释汉字意义的主要依据,而我们对字义的理解也往往从单个字的解释出发,根据字面意思去理解在文本中所读到的文字的含义,这通常会导致望文生义的结果。这种解释方式不仅不同于西方诠释学的解释传统,而且会误解我们所面对的文本意义。

  从中文的象形文字看,我们的确可以根据字面意义解释每个字的起源,但这也仅限于对字源的考证,无法解释文字在具体文本中的用法和意义。更有甚者,如果仅根据字形解释就断定中国人具有某种类似“象思维”的特征,那就更与我们真实的思维状况相去甚远了。从诠释学的意义上看,我们理解每个字的意义都必须以理解该字所在的文本语境为前提,诠释的目的在于说明文本的意义,而并非每个字的意义。虽然中文表达与西方语言差距甚远,但从理解层面分析,我们理解中文文本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理解每个字的意义,也不是为了从字面意义推出文本意义。相反,对每个字的理解都必须放入相关的文本语境中,否则对字义的解释就毫无意义。这就说明为什么用“象思维”的方式解释中国传统文化并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目的,只不过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重构而已。

  当然,中国传统语言学研究,如音韵学、训诂学等都对研究汉字字义作出了重要贡献。对中国传统语言文字的研究,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有大量可供借鉴的资料,而且在西方语言学和汉学界也涌现出许多重要思想家。张文就此作了详细考察梳理,对于我们了解这些小学的作用富于启发性。但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这里谈论的是诠释学,而不是训诂学或音韵学,我们就必须按照诠释学的方式处理汉语文字。这种方式就需要作文本意义解释时带入解释者的视角,引入解释主体的作用。换言之,文本诠释就是要对文本的意义给出解释者的理解方式,虽然这样的理解是以文本为依据的。也就是说,这里必须遵守两个基本原则:第一,解释主体的介入原则;第二,解释文本的独立原则。或许,我们会在这两个原则中看到一种矛盾,即解释者的介入似乎无法保障解释文本的独立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