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胜:当下生活的“审美干预”

——从重建美学与生活的关系出发

2018-08-03 10:02 来源:《社会科学辑刊》 作者:王德胜

"Aesthetic Intervention" in the Present Life:Starting from the Relation between Reconstruction Aesthetics and Life

 

  作者简介:王德胜,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美育研究中心主任,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048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辑刊》第20181期

  内容提要:当下生活的各种事实、包括审美活动总是动态发生的,那么美学关于对象的认知活动及其具体认知也不应呈现为某种对象化的概念,而应该是生动具体的生活感知及其感知形态;当下生活及其认知活动的共时性关系,决定了美学只有具体地回到当下生活,具体经历生活的当下展开,才能真正感知和发现生活存在,也才可能真正显现美学自身的存在。作为“审美干预”的美学权力的实现,需要重新将自身实践前景置于当下生活“可感性”塑造的具体认知之中——不是把生活当下的经验加以概念化甄别,而是从外部指令“内转”为生活当下的直接感受,通过生活且在生活中进行具体认知,突出人的当下生活“可感性”的认知形式,这必将成为美学在今天有效行使日常生活“审美干预”的基本要素。

  关键词:美学/生活/审美干预/可感性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基地重大项目“中华美学精神与20世纪中国美学理论建构”

 

  对于现实中的人以及人的生活而言,美学的可能性总是同其自身功能定位相联系,也就是说,作为一种指向人生价值和价值实现方式的思想活动,美学应该能够为人的生活及其实际处境提供特定的认知形式。一方面,这种美学的特定认知就像雅克·朗西埃所指出的,不能没有而且必须源于生活本身所塑造的“可感肌理”——生活的直观感受性及其感受内容,它们在美学的思考中往往占据了显著而重要甚至独一无二的位置。另一方面,美学所提供的生活认知及其认知形式,同时又是人在具体生活的现实处境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进行自我意义体验的根据——人对自身生活存在的意义感受和反思总是直接联系着这一认知形式的获取与展开。

  可以认为,在普遍的意义上,为人的生活及其现实处境提供具体认知形式,这一点其实就已经揭示了美学与生活关系的当下建构前景:通过这一关系的建构,当下生活既从美学获取自身的特定认知,又在美学认知基础上进一步实现意义的体验性展开。这样,能够向人提供当下生活的具体认知形式,便成为美学在今天赢得自身合法性的前提,也是美学得以现实地构建人的日常生活意义体验的根据——它不仅实现着美学思考,尤其是美学现实指向与人的当下生活存在的主动联结,同时也实现着人的意义体验的日常生活模式。

  毫无疑问,在这一关系的具体建构中,当下生活“可感肌理”的塑造及其呈现,对于美学有效实现当下生活认知有着直接而重要的意义,也是美学获得现实合法性的存在条件。因此,作为“可感肌理”的人的日常生活及其实现方式和实现过程,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美学的出发点。也可以说,美学的可能性内在联系着它与生活关系的当下性确认,尽管这种确认常常由于不同的价值认同模式而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意义,就像街头涂鸦艺术在普遍的艺术经验中可能不值一提,但它却可以非常现实地成为一种亚文化的对抗性直观。

  在这里,我们便可以发现,讨论美学可能性的实现,必定直接联系着人的生活当下性问题——它既构成了我们今天对于美学的理解和态度,也构成了美学之于当下生活的具体认知。而所谓美学与生活关系的建构,其实也就是美学如何从生活的“可感肌理”出发来具体把握自身与人的当下性活动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中,包含有两点:第一,生活的当下性向美学提供了怎样的“可感肌理”?第二,美学在当下生活中又如何成为一种有效的认知形式,进而又如何可能呈现自身的具体存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