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青:“规范性之谜”与开明自然主义

2018-08-03 10:05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刘松青

"The Puzzle of Normativity" and Liberal Naturalism

  作者简介:刘松青,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81期

  内容提要:在对待规范性问题上,自然主义者内部大致分化成了不同的两派,即科学自然主义和开明自然主义。科学自然主义通过否定、消除或者还原的方式拒绝承认规范事实的存在,受到诸多诟病;也正因为科学自然主义受到的攻击及其解释力的单薄,一些自称自然主义者的哲学家打出了开明自然主义的旗号,他们承认规范事实的存在,试图克服自然与规范之间的紧张,挽救自然主义的声誉。本文在澄清自然主义两种路径的基础上,重点讨论开明自然主义能否化解规范性带给自然主义的威胁问题。

  关键词:科学自然主义/开明自然主义/规范性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规范性的本质与结构研究”(15BZX076)的阶段性成果。

 

  在一些规范主义者看来,规范事实、属性及关系与自然事实、属性及关系存在明显不同,它们是独立自存的、不可还原为科学解释的抽象实体,就像数学实体和逻辑实体一样,既不在自然的空间之中,也不违反任何自然法则;既非超自然的存在,也非形而上学上不可认识的神秘之物;既不依凭自然科学的研究手段,也不因果地影响科学研究的世界。换句话说,规范性是一个独特的领域,它们与描述性科学或经验性研究旨趣殊异。为了更好地理解它们,我们一方面需要承认它们独特的本体论地位,另一方面要诉诸完全不同于科学研究的方法。正如奥尼尔(Onora O' Neill)所指出的,“当作出经验性论断的时候,我们力求语句符合世界,以确保它们真实地描绘事物,其目标一般是证明或解释;当作出规范性论断时,我们要求行动达到这些规范所制定的标准,一定范围内塑造世界。因此,规范论断和规范推理的目标不是经验的或描述的真断言,而是确定事物应当满足的标准或原则。”①德卡罗(Mario De Caro)和麦克阿瑟(David Macarthur)也指出,科学是描述事物如何存在的,规范性则涉及我们如何及应该(必须)如何思考、言谈和行动,即我们应该做什么和我们如何评价发生的事情。②

  然而,如果那些涉及如何思考、言谈与行动并且不同于科学描述的事实与属性确实独立存在,那么在一切以科学为尺规的世界中,我们该如何思考和安置规范性,便成了众多自然主义者无法解释的谜团,我们不妨称之为“规范性之谜”。在这一点上,自然主义内部发生了明显的分歧,分化为不同的两派,即科学自然主义和开明自然主义。科学自然主义者要么声称不存在规范事实与属性,要么声称它们可以还原为自然事实与属性;开明自然主义则承认规范事实与属性的存在,并试图克服自然主义与规范主义之间的紧张和冲突。那么,从科学自然主义到开明自然主义的转向,能否真正解释“规范性之谜”或者化解规范性对于自然主义的挑战和威胁,从而挽回自然主义的声誉呢?

  一、科学自然主义

  美国哲学家金在权(Jaegwon Kim)曾坦言,“当今分析哲学如果有一个哲学的思想形态,那它毫无疑问是自然主义”③。自然主义之所以大行其道,一方面是由于传统哲学在某些问题上的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近代自然科学所取得的骄人成就。不过,由于打着自然主义旗号的哲学家很多,其主张也不尽相同,再加上“自然主义”经常和“唯物主义”“物理主义”等概念交替使用,因而也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一般性定义。

  一般情况下,自然主义指的是科学自然主义。比如,莱特(Brian Leiter)认为,“自然主义者是这样的哲学家,他们认为‘何物存在’和‘我们知道什么’的问题是由经验科学的方法来回答的”④。莱特所指的自然主义显然就是科学自然主义。科学自然主义可以区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本体论自然主义,一种是方法论自然主义。本体论自然主义涉及的是“存在什么”的问题,它由自然科学来回答,它的一些具体形式是建立在具体科学的选择基础上的,比如,什么东西存在是由物理学告诉我们的。本体论自然主义影响非常广泛,塞拉斯(Wilfrid Sellars)就曾断言,“在描述和解释世界方面,科学衡量所有事情,是所有存在和非存在的尺度”⑤。换句话说,世界是什么以及它蕴含什么,取决于科学的实在论所假定的形式,即在本体论上,世界无非是由成功的自然科学承诺给我们的实体所构成的。

  按照巴勒姆(James Barham)的说法,科学自然主义者对规范性的自然化处理最核心的路径就是本体论上的消除主义。他们认为,规范概念涉及的推断性的规范现象要么在本体上可以还原为非规范的现象,因而可以被抛弃;要么并不存在客观的意义,而只是人们对世界作出概念或行为反应的主观“工程”,是一种幻觉。这种消除主义的方法可以表述如下:

  (1)今日之物理科学(包括化学和生物学)呈现给我们的世界图景完全是最基础的。我们可以称之为当今的物理图景。

  (2)客观意义上真实存在的事物清单(即本体论),应该和当今物理科学呈现的图景相一致。

  (3)当今的物理图景没有提到任何规范现象。

  (4)因此,规范现象在客观的意义上并不存在,应该从本体论上清除。⑥

  方法论自然主义则主张,所有研究都应该按照科学方法进行,因而,在方法论自然主义者看来,科学自然主义要根据方法论承诺来定义。根据这种观点,存在什么或发生什么,在通过方法可以得到解释的意义上都是自然的。方法论自然主义认为,科学研究原则上是我们知识和认识的唯一真正来源,其他知识和认识的断言形式要么是非法的,要么可以还原为科学知识或科学认识。即使规范事实或规范现象确实存在,它们也完全可以通过科学手段或科学概念来描述和分析。换句话说,方法论自然主义将规范性自然化的路径是一种还原主义。其潜台词是:哲学不能充当科学主张的最终法庭或基础,它需要在方法论上与科学对接。

  但是,从规范主义或非自然主义的视角来看,规范事实、属性及关系是不可还原为科学解释的抽象实体的,它们就像数学实体或逻辑实体一样,既非自然又非超自然的存在,既不违反自然法则或因果效力,又具有一定的现实效力与合理性。因而,我们就无法完全按照自然科学的方式来理解和认识它们,而应该另辟蹊径,比如直觉或内省、概念分析、语义推理、想象推测,等等。因为规范事实与属性,虽然与物理或心理事实存在某种关联,但并不代表它们本身就是因果性的,因而也不能认为它们是与知觉知识相类似的因果知识。此外,规范主义者还认为,有些规范现象,我们完全只能从世界之中的行动者视角来理解,承认这一点,也就意味着接受非科学现象的存在,并且还可能存在不被科学研究和发现恰当地认识或表达的非科学研究模式,比如美学或道德推理。

  科学自然主义将世界看作一个受因果法则支配的科学世界,试图用奥卡姆的剃刀剔除所有非科学的存在与事实,并将所有事实、属性、关系等都纳入科学解释或因果必然法则的解释之中,因而规范性问题要么被视为本体上不存在,要么被视为方法上可还原的。这种理解世界的方式存在很多褊狭之处,它并没有给“规范性之谜”提供一个恰当合理的说明。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