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勇:今本《文子》的人性论与性、欲之辩

2018-08-28 09:57 来源:《江淮论坛》 作者:吴勇

The Debate on Nature and Desire in Wen Zi

  作者简介:吴勇,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合肥 230051 吴勇(1976- ),安徽六安人,博士,江淮论坛杂志社编辑,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哲学。

  原发信息:《江淮论坛》年第20181期

  内容提要:《文子》是先秦原始道家向黄老道家过渡的重要环节,既坚持原始道家的道论、无为等哲学主张,同时又体现了黄老道家融会诸子哲学的特色。其自然人性论建立在天人一体同构、人与自然感通互应的基础上,与诸子人性论的先天假设有重要区别。在“反者,道之常也”的逻辑下,《文子》认为人欲是人性动的结果,从而把儒家欲为性之动的观点作了深化。性、欲之辩目的在于调和人性与人欲达到平衡,以此为政治制度和个人修养的基础,与后世儒家抑制人欲相比更具人文关怀,在先秦也别具理论特点,具有重要理论价值。

  关键词:天人一体同构/感应/人性/人欲/性、欲之辩

 

  《文子》在哲学史上长期被认作伪书、驳书而得不到重视。1973年定州八角廊出土了简本《文子》,1995年公布之后,学术界对简本《文子》、今本《文子》、《淮南子》三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更为细致的研究,但问题更复杂了。王三峡教授根据上古音韵学编制了《〈文子〉韵谱》,认为“(今本)《文子》成书年代在战国中后期”,“作者的方言区域为楚地”。[1]她摆脱了对书中少量字词的纠缠,方法更为科学可信。本文认为,简本和今本《文子》为原本《文子》的不同组成部分,今本《文子》不伪。这一问题容另文论述。当前,两种本子《文子》的思想和体系研究同样不应忽视。本文以今本《文子》为依据,为行文方便,下文直称今本《文子》为“《文子》”。

  《文子》哲学目的在于提供适合时势的治道,而治道的核心是人道,即选取合适的政治之道使个人与群体皆得以安顿。《文子》认为,这种治道必须顺应人之性,合理安排人之欲,性、欲和谐即为王道。因而,人性论成为《文子》推演其治道的基础。《文子》的人性论又由其天人观得出,是一种自然人性论,但其中杂以仁义,而以礼、法为制欲的手段。抽去其时代局限性,其中合理性因素明显。

  一、《文子》人性论的基础:天人观

  道家哲学主张道为宇宙万物的根源,而人只是万物之一种。《文子》亦说“天地未形,窈窈冥冥,浑而为一,寂然清澄。重浊为地,精微为天,离而为四时,分而为阴阳,精气为人,粗气为虫”,说明人与万物有共性,但也有个性,地位特殊。

  (一)“人受天地变化而生”

  在道家哲学的宇宙生成模式中,万物有一个逐步生成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从“无物之道”生出“有物之道”,“有物之道”进而分化为气,[2]阴阳激荡,“重浊为地,精微为天”,首先生出天地,在天地的协助下,万物与人才在天地间产生,而“精气为人”,人得天地之灵秀,具体表现为人与天地相类,而心为身之主:

  人受天地变化而生,一月而膏,二月血脉,三月而肧,四月而胎,五月而筋,六月而骨,七月而成形,八月而动,九月而躁,十月而生。形骸已成,五藏乃分,肝主目,肾主耳,脾主舌,肺主鼻,胆主口,外为表,中为里,头圆法天,足方象地,天有四时、五行、九曜、三百六十日,人有四支、五藏、九窍、三百六十节。天有风雨寒暑,人有取与喜怒。胆为云,肺为气,脾为风,肾为雨,肝为雷。人与天地相类,而心为之主。[3]115-116

  人受天地变化而生,有一个形成的过程,形成之后,不仅外表与天地相类,而且,五脏六腑、喜怒哀乐,也与自然相类。这就肯定了人的形体与性情具有自然性,这种自然性天然地与“道法自然”相合。在道家哲学中,万物皆具本性,而“物自然”的结果就是物与物之间能够取得平衡、和谐。宇宙万物之间关系的和谐,是以道为主导的,而人身体各部分之间的和谐,是以心为主导的,从而人与天地相类。但心与道又有区别,道是自然的,但心是能动的,这种能动性表现在它会受人与外物的互动影响,它可以使人与物和谐共处,又可以致使人与物相互侵夺。

  万物的产生和运动,是道反向运动的结果,这就是说,万物与道,在某种程度上是存在着背离的。在“人与天地相类”这个逻辑上来说,身体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与精神相背离的。这种背离就导致了性与欲之间的矛盾关系。从天人一体同构的逻辑上看,性是“法自然”的,欲为性之动,即欲是朝着与性相反的方向发展的,从而构成性的对立面。这种逻辑建构,是从老子哲学直接发展而来的,但《文子》抓住“反者,道之常也”[3]14这一道的运动方向,又与老子强调人应当合道不同。老子固守道之本原状态,而对道动之后的状态并不满意,关注的是如何使人、使天下回到原初状态。而《文子》认为,道之动既然是必然的,那么,这种离道也是必然的,所以物与物之间如何达到平衡就应该是关注的重点。同样,在人而言,性本身是自然的,但性之动也是必然的和自然的,从而不能否认欲之存在的合理性,人们应该关注的并不是如何使人无欲,而是如何使性与欲取得平衡。这样,从同一逻辑出发,天人一体同构就更为彻底,也为《文子》关注现实人生提供了充分理由。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