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海平:“实践智慧”与智慧的实践

2018-08-29 10: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田海平

 "Practical Wisdom" and Wisdom Practice

  作者简介:田海平,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中国社会科学》第20183期

  内容提要:“实践智慧”受到当代学者的广泛关注,与“实践智慧”重点关注个人幸福、社会正义和人类事务的改善不无关系。“实践智慧”的重心则不在于给出事物“是什么”的解释,而是要探讨“应当如何”或“怎么做”的理性判断和价值关切。“实践智慧”重点关乎实践理性的卓越运用,优先强调“改变世界”的实践合理性。从一种“改变世界”的哲学纲领看,实践智慧的形式是以符合人的类本质、社会本性和主体需求的方式,限定“改变世界”的方向。实践智慧在“使世界变得美好”的意义上,勠力于推进“智慧的实践”。它在关涉个人幸福、社会发展和人类解放三方面,呈现出“搁置理论、变革观念、造就社会和涵养人性”四重功能。

  关键词:“实践智慧”/智慧的实践/个人/社会/“类”

  标题注释:文章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生命伦理的道德形态学”(13&ZD066)的阶段成果。

 

  我们时代的哲学在语言转向的“洗礼”中,迎来了当代实践哲学的复兴。曾被古代哲学视为一项重要“德性”且被广为赞扬的“实践智慧”,在今天的实践哲学的研究范式中正在经历引人注目的所谓“后现代的复苏”。①品类繁多的关涉“实践智慧”的非哲学话语表明,“实践智慧”问题往往在“经典”哲学的外围异常活跃,比如在生命伦理学、医疗卫生学、教育学、心理学、政治学、法学、文学、修辞学(以及与之相对应的实践领域)等领域的讨论,呈现方兴未艾之势。哲学家的关注,大多是在引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资源或中国传统儒家思想资源方面,力图开拓出一种能够抗衡现代性之种种“偏失”的古老智慧之范例。因而,与哲学外围的应用领域的“热闹非凡”相比,实践哲学中关于“实践智慧”的研究反而以“冷静”见长。比如说,道德哲学中“德性伦理学”的复兴,政治哲学中对实践推理(practical reasoning)的关注,现象学和解释学哲学中对实践的人文知识的强调,等等,某种程度上都旨在揭示现代人和人类社会对缺乏“实践智慧”的人类实践境遇的忧思。

  从“问题域”的视角看,“实践智慧”的探究方式分属两大方向:一类是从“智慧”及其衍生视角看“实践”。其重点在“智慧”上,是一种以“智慧”为根本诉求的相对狭义的“实践智慧”。它往往涉及人与实践有关的理智的杰出品质及其卓越运用。第二类是从“实践”及其衍生视角看“智慧”,重心在“实践”上,是一种以“实践”为根本诉求的更为广义的“实践智慧”。沿着前一种“智慧→实践”方向展开,实践智慧的探究在某种程度上遵循“智慧学”的进路,在一定意义上属于“实践的智慧学”的范畴。而沿着后一种“实践→智慧”方向展开,实践智慧的探究则更多地遵循“实践学”的进路,或曰“智慧的实践学”。以“实践智慧”看待人的行动之正当和人类生活之美好,与以“智慧的实践”反观人的行为和人类生活,实际上是一体两面、不可分割的。在这一意义上,“实践的智慧学”必定内含“智慧的实践学”之方面,而“智慧的实践学”中亦蕴含有“实践的智慧学”之内容。然而,一个不可不察的问题是:过窄的“智慧学”进路往往收束了实践智慧的界域,进而遮蔽了探究更为广阔的实践学论题之可能。这使得实践智慧在更广意义上的实践学旨趣及其内在机理似乎未能给予充分的关注。②因此,扩展实践智慧的问题范围,从一种“智慧的实践”的视野上切近作为实践学论题的实践智慧,是从较窄的“智慧学”问题域中转换出来,面向更宽广意义的“实践学”问题的关键所在。实践智慧的目的诉求,显然是“智慧的实践”。因而,它是在探求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即在合理地“解释世界”的基础上,筹划并施行适于人类繁荣且对整个良善而幸福的人类生活有益的世界之“改善”。

  “实践智慧”的知识史,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有其地方特色、传统语汇和应用类型,也经历着某种现代性转型和传统之复归。人们对“实践智慧”的理解有着不同视角,且受制于不同文化传统。但是,有一个基本趋势,我们则不可不察,即从面向超验智慧(或形而上学)的“智慧学进路”,转至面向具体实践的“实践学进路”及其问题域看,其与众不同的特征反映了人们在界定“智慧的实践”时面临的大致相同的困境:从“个体的”、“社会的”和“人类的”三种不同的实践根源出发,往往触及不同层次的“实践问题”和“实践智慧”问题,以及普遍性理论与具体实践的相互关联、相互结合的“实践智慧”问题——进而,更为重要的是,涉及不同实践根源上展开的“实践智慧”之间的冲突及协调问题。从总体上看,如果从“实践智慧”的目的诉求出发,亦即从“智慧的实践”之要义出发,思考与之相关的理性与欲求、事实与价值、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就必须将“实践智慧”所要处理的“实践问题”,从个体德性的维度,扩展到社会公共领域,并进一步扩展到人类整体领域。这是一个有待展开且亟需辨识的有关“实践智慧”的本质内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