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平:阿多诺“同一性”概念再思考

2018-09-06 11:11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陈慧平

Rethinking Adorno's Concept of Identity

 

  作者简介:陈慧平,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82期

  内容提要:作为阿多诺《否定的辩证法》的核心概念,“同一性”概念从深层次上暴露出“构造性主体”的虚幻,并在一个开阔的视野下,把人类“高尚概念王国”的有机母体——变动不居的“动态自然”思辨地牵连出来。“同一性”相互关联的四种形式与时代的发展处于互动过程中,时代的张力和机遇由此产生。“同一性”内在地存在着肯定与否定的悖论,也存在着“同一性”到“非同一性”的辨证运动。

  关键词:阿多诺/同一性/非同一性/否定的辩证法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阿多诺‘否定的辩证法’新探”(16BZX019),“人社部留学人员科技活动择优资助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同一性”概念的命运与阿多诺哲学的命运颇为相似。马丁·杰认为阿多诺思想的周围环绕着陷阱、布满了荆棘。的确,对于被传统观念塑造定型的头脑来说,接近他的思想,一是容易落入陷阱,用片面解读的“同一性”去“批判”资本主义社会,“同一性”因此被降低为一个道义性的概念;二是容易本能地反感他的“悲观”,与“同一性”相对的“非同一性”因此被降低为一个乌托邦化概念。无论如何,流行观念中的“同一性”绝非阿多诺的“同一性”,阿多诺的“同一性”只有在不惧哲学思考辛劳时才能显现。作为试图呈现真实“同一性”的尝试,本文首先立足于“同一性”的文本语境,领会“同一性”的意旨,探寻同一性的生成根源;其次,辨析“同一性”的虚幻,呈现“同一性”诸形式之间的复杂关联;最后,考察“同一性”的悖论,揭示“同一性”的辩证运动。

  一、“同一性”的意旨与生成根源

  在《否定的辩证法》的一个注释中,阿多诺对“同一性”有一段较为集中的论述:“在现代哲学史上,同一性的含义有以下几个:首先,它指的是个体意识的统一,‘我’在我的所有经验中都是一个。其意义等同于康德的‘概念思考’,它伴随着我的所有活动;其次,它指的是所有理性存在物都具有的东西,相当于逻辑普遍性;再次,它指的是思想与其对象的等同,即简单等式A=A;最后,它指的是认识上的主体与客体的完美协调,这种协调无须理会两者是如何被中介的。”①“同一性”的这四个方面相互配合,是“四位一体”的存在,借用音乐的语言来说是“四重奏”。欣赏四重奏不宜先入为主地肯定或否定,而要进入一个能打开阿多诺思想的视域,沿着他提出同一性的“原初意图”之线索,领会“同一性”的意旨,探寻“同一性”的生成根源。

  (一)“同一性”的意旨与构造性主体

  在《否定的辩证法》的序言中,阿多诺开宗明义地表达了自己的写作宗旨:“用主体的内在力量打破‘构造性主体’的虚假幻象,这是作者听从内心呼唤的结果,也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的使命。”②“由于对概念的优越性缺乏免疫力,在人文语境下,支撑概念的客体成为了次要的,思想的‘游戏规则’一直如此,现在到了对其进行反思的时候。”③这里的关键词是“构造性主体”和“支撑概念的客体”。没有“构造性主体”也就没有阿多诺所批判的“同一性”;没有“支撑概念的客体”,也就没有阿多诺所追求的“非同一性”。用“同一性”概念来分析和揭露“构造性主体”的虚幻,使“支撑概念的客体”及其重要性得以显现,打通被卡在“同一性”中的历史经脉,恢复人类社会从“同一性”到“非同一性”的辩证运动,这是阿多诺提出“同一性”的原初意图。“同一性”固然有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之意,然而它是从属的,如果没有对自身的“构造性主体”的自觉反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意识本身也可能是虚幻的,无法切中批判对象的要害,更谈不上采取可行的超越路径,这也正是20世纪以来形形色色的西方左翼思潮幻灭的根由。当詹姆逊委婉地批评巴迪欧的“构造性主体”立场及其对“同一性”的遗忘时,他是正确的。④

  阿多诺提出“同一性”的原初意图贯穿于《否定的辩证法》的始终,他批判存在主义的“人”作为“构造性主体”的虚幻,其特征是把“人”从其产生的自然背景中孤立出来,把“人”的形象固定在一个古老的、神话般的人类叙事上,并从这个主体形而上学“窥孔”去“同一化”万事万物。“人把几千年来加之于他的片面的、残缺的自我认同当作社会遗产,笨拙地拖着这份遗产向前走。”⑤存在主义为反对唯心主义也对“人”进行了反思,但它的反思是不彻底的,“人仍在形成中,我们说不出人是什么,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据此建立一个终点完满的人类学,相反,它否定了这种人类学的可能性”⑥。在《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中,查尔斯·泰勒也认为现代社会的“自我”是把自然演化过程掐头去尾的结果。⑦阿多诺指出,一旦把人类社会从自然进程中孤立出来,马克思提出的“自然史与人类史相互作用”就会变为空谈,“决定因”就会单方面落在主体身上,虽然主体只是自然的产物。然而,洞察自身对外物的依赖性和存在的过渡性,这对主体意识来说是困难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子化个体,以及传统的“同一性”文化赋予他们的视野加重了这一情形。在阿多诺看来,我们生活在一个“同一性”的虚幻环境中:在人们的头脑中,无论客观事物的发展如何具有自组织性,它都应服从于主体,这种虚幻无处不在,非思想的努力无法克服。只有无情地自我批判,理性才能正视它想压制但又不得不依赖的“非同一性”事物:人的受动性、理性的自然历史、裹挟着社会的星丛式物质运动。⑧阿多诺肯定马克思主义向“非同一性”的转变,他批判卡尔·克劳斯等人把马克思向“非同一性”的转变当作微不足道的新黑格尔主义式变化,错过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内容;也批判前苏联从文化传统出发对马克思思想的误读,由于忽略了其“非同一性”内容,马克思主义也就被篡改为同一性教条。⑨

  批判“同一性”就是要批判以“构造性主体”为支点的主体形而上学。在主体形而上学的思想框架下,不但主体无法认清它自身,客体也会从动态、大写的客体,变为凝固、小写的、经过范畴裁剪的客体,如自然、历史、社会等。人们自以为认识了这些客体,实际上,他们认识的只是认识本身。在真实的客体中,矛盾是运动构件,非主观意愿所能取消。阿多诺之所以批判实证主义,是因为它使经验脱离了历史和时间,使人们陷入目光短浅的主观天真状态。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