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技术发展、风险挑战与秩序重构

2018-09-17 09:55 来源:《南京社会科学》 作者:张成岗

The Era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Risk Challenge and the Reconstruction of Social Order

  作者简介:张成岗,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博导。北京 100084

  原发信息:《南京社会科学》2018年第20185期

  内容提要:目前人工智能已经从科学实验阶段进入商业应用阶段,人工智能发展正在迎来爆发的临界点。以现代性为基础构架的技术社会中的主奴、不均衡性、目的与工具的三重逻辑悖逆正持续延展到信息社会中。同时,当代中国正在进入的人工智能社会面临着新全球化、新工业革命、社会转型三重叠加的挑战。在历史上的三重悖逆和当代三重挑战面前,人类正在面临又一场技术海啸和秩序重构,人工智能社会需要“不合时宜”的思想者。人工智能是人类社会的重要技术发明,同时存在潜在的社会风险。人工智能使现代技术在“可控”与“失控”两极之间进一步向“失控”偏移;人工智能的认知方面尚未解决算法逻辑基础本身的不确定性问题;人工智能的数据基础面临不可解读及不可追溯性挑战;在伦理规范上面临责任主体缺失及隐私的群体化泄露风险;在人工智能社会应用上,需要应对社会监管挑战,需要应对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劳动导致的就业冲击。发展人工智能要防止概念炒作和伪人工智能创新,面向未来应当倡导负责任的伦理研究,走向人工智能社会的秩序重构:“善治”与“善智”的相互建构。

  At present,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as entered the stage of commercial application from the stage of scientific experiment,and the develop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ushering in the critical point of the outbreak.The Triple Logic Paradox of Master Slave,Unevenness,Aims and Tools in a Technological Society Based on Modernity is continuously extending into the information society.Meanwhile,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ociety that contemporary China is entering is facing the triple challenges which is composed of new globalization,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and social transformation.Faced with the triple challenges of history and the triple challenges of the present era,mankind is facing another technological tsunami and reconstruction of social order,and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ociety needs an “out of date” thinker.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an important technological invention in human society,and there are potential social risks.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akes modern technology further “out of control” between the two poles of “controllable” and “out of control”.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as not yet solved the problem of uncertainty of the logic foundation of the algorithm itself.As the founda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the data is not available for interpretation and are confront with non-traceability challenges.We are facing the risk of mass disclosure of the loss of principal part and privacy in the ethical norms.In the applica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

  关键词:人工智能/技术社会/逻辑悖逆/秩序重构/风险/artificial intelligence/technological society/logic paradox/the reconstruction of social order/risk

  标题注释: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后经验转向’时代的技术伦理规约机制及模式研究”(13BZX024),北京市社科基金“风险治理中专家信任构建路径及机制研究”(15ZXB015)的阶段性成果。

 

  1950年,阿兰·图灵在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机器能思考吗?》中提出著名的“图灵测试”,从此,学术界开始开展有关机器思维问题的讨论;1956年的达特茅斯会议标志着“人工智能”概念的诞生。目前,人工智能已经从科学实验阶段进入商业应用阶段,正在迎来爆发的临界点。随着信息化、工业化不断融合,以机器人科技为代表的智能产业蓬勃兴起成为当代科技创新的一个重要标志。

  从历史上看,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具有功能优先性的制度领域具有一个演变过程(诸如亲缘、政治以及经济系统等)。技术系统无疑已经成为社会转型期的现代化过程的优先性领域之一。然而,不能忽视的是,作为个体的人有时会被自己的情绪、各种外部诱惑及刺激所影响;人类的认知和实践也均承载着时代和历史烙印,具有种群和进化意义上的局限性。因此,虽然我们不需要过于杞人忧天地担忧偶然因素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但我们必须承认这种情形存在的可能性并尽早将其纳入考虑范围。面对未来构建“好的人工智能社会”的挑战,全面认识和评估人工智能兴起及其带给社会秩序、伦理规范等的变革与挑战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一、“技术社会”与“人工智能时代”

  1.“技术社会”及其三重逻辑悖逆

  提到“技术社会”我们绕不过美国技术研究学者埃鲁尔,他秉持人文主义的技术批判精神,但并不是技术灾变论者,也不能被看作是“具有误导性的异教徒”。在1962年出版的《技术社会》中,埃鲁尔详细论述了“技术社会”之存在、特征及其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他的“技术”概念明显具有宽泛和包容性,除了器物层面技术,也包含社会技术,如心理技术、宣传技术等,还包括抽象技术,如速记技术等。埃鲁尔用效率对技术进行了定义。他认为,技术是指所有人类活动领域合理得到并具有绝对效率的方法的总体,哪里有以效率为准则的手段的研究和应用,哪里就有技术存在。①技术在现代社会具有统摄性力量,在一定意义上,技术决定着科学、经济及文化的走向,技术已成为人类生存的新环境,这就是所谓的“技术社会”。埃鲁尔指出,传统意义上认为技术由人所开发必然可以为人所控制的说法其实是肤浅和不切实际的;人类既不能给技术明确的方向与定位,也不能为目的而控制技术,技术人员、科学家、产业实践者、公众、社会组织都不能做到对技术的控制,为此只能寄希望于人类全体形成合力以达成对技术的控制。

  技术社会的出现及其演化为人类提出了两个共时性问题:第一,在工具世界中如何保证人的主人地位?第二,人类文明与新技术是否和如何兼容?实际上,工业社会以来的历史发展表明,所有的技术社会形态都不得不面对以下三重逻辑悖逆:(1)“主奴悖论”:即制造者与制造物的矛盾,也就是如何避免制造物对制造者的叛逆,如何防止技术失控。(2)“不均衡悖论”:即技术与社会制衡力量的矛盾,笔者称之为“不均衡悖论”。技术发展与经济增长是正比例而非同比例关系,技术发展和文化进步之间有可能是正比例关系,也有可能是相反关系;技术效率成为人类生活的标准之后,“文化病毒”和“文化免疫系统”之间一直存在不均发展的矛盾。(3)“工具和目的悖论”:技术工具与技术生活方式的矛盾,在一定意义上说,技术的发展与人类设定的目标无关,因为技术本身就是目标。

  以现代性为基础构架的技术社会中的主奴关系、发展不均衡性以及目的与工具关系中隐藏的三重逻辑悖逆正持续延展到信息社会中,同时,当代中国正在进入的人工智能社会也正面临新全球化、新工业革命、社会转型三重叠加的现实挑战。

  2.人工智能时代的“三重背景叠加”

  目前,人工智能正在全面进入和重塑人类的生产和生活空间。从智能机器人、智慧家居到无人驾驶、无人工厂,人工智能技术被广泛应用到社会生活和生产的各个领域,改变甚至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认知,对未来的农业、制造业、律师业、新闻业、交通业、医疗业及体育业等产业形态带来极大影响。当前,人工智能席卷全球,被首度写入“十三五”发展规划的AI已经迎来全面爆发年。人工智能是引领未来的战略性技术,从国际发展态势来看,世界各主要国家均把人工智能作为主要发展战略,力图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把握住主导权和话语权。

  当代中国正在进入的人工智能社会面临着新全球化、新工业革命、社会转型三重叠加的挑战。全球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历史进程,是推动社会变革的关键力量,新全球化正在重新塑造世界和区域秩序。所谓的“逆全球化”“去全球化”以及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回潮等不应被过度解读和人为放大认知风险,这些只是全球化博弈中,相关国家为了各自利益所做的策略型调整,不会改变全球化本身,“是微波而不是巨浪”,是局部的策略型调整,不会改变全球化本身,全球化是必须面对的事实而不应当是对抗的对象。

  新工业革命正在深刻改变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信息技术是新科技革命的龙头,正在向各个领域深度渗透,深刻改变着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基于持续的技术创新和颠覆,以数字化、网络化、机器自组织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开启人类历史新阶段。新工业革命不仅是一场技术与产业革命,对全球价值链结构、全球产业竞争格局产生深刻影响,更是一场社会、文化、价值与思维等领域的全景式整体性变革,将提供社会转型新动能,带来社会治理新挑战。第四次工业革命为发展中国家全面参与全球治理与改革提供了历史机遇,随着中国从技术创新跟随者到引领者角色的变化,中国正在积极参与和引领国际话语权、规则制定权和议程设定权,倡导新型全球化,为世界困境贡献中国智慧。

  进入21世纪以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蓬勃发展成为新工业革命的显著标志,并将重塑人类生存和生活的现实空间。顺应形势把握住人工智能带来的重大历史机遇,可以带动国家整体竞争力的整体跃升,为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能。发展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然而人工智能在提供社会发展动力和平台的同时,也对经济、社会、就业、伦理、安全诸领域提出新挑战。笔者认为,在历史上的三重悖逆和当代三重挑战面前,人类正在面临又一场“技术海啸”和秩序重构,人工智能社会需要“不合时宜”的思想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