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安庆:意志论与自然法

——近代早期道德哲学之论争

2018-09-19 10:32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邓安庆

God's Will and Natural Law:Controversies in Early Modern Moral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邓安庆,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年第20183期

  内容提要:近代道德哲学的第一个理论形态是自然法。自然法首先不是一门法学科学,而是道德哲学。这种道德哲学最早在欧洲大陆第一个“自然法和国际法教席教授”普芬道夫的《自然法和国际法》第一、二卷中得到了系统的阐发。但普芬道夫的自然法阐释在莱布尼茨那里评价完全是否定的,为了准确把握他的历史地位,我们以莱布尼茨对霍布斯和普芬道夫的自然法阐释之批判为核心,考察自然法究竟是上帝意志之表达还是事物自然本性之规定,以此展开对近代早期道德哲学一段为现代道德哲学奠定基础和方向的学术史争论的评述。

  Natural Law,the first theoretical formation in modern moral philosophy,is,in the first place,philosophy of morality,instead of science of jurisprudence.That moral philosophy was elaborated on in Book I and II of On the Nature of Law and Nations by Pufendorf,the first Chaired Professor of Natural Law and International Law on the European Continent as well as in the world.Given the fact that Pufendorf's interpretation of Natural Law was on the negative receiving end of Leibniz,it is imperative that the former's status in history be examined on the basis of the critique by Lebniz of both Pufendorf' s and Hobbes' interpretation of Natural Law,with a view to understanding whether Natural Law is God's will or the nature of things per se.Thus,I offer comments on the arguments spanning a period of intellectual history within early modern moral philosophy that paved the way for modern moral philosophy.

  关键词:自然法/意志论/莱布尼茨/霍布斯/普芬道夫/God's will/natural law/Leibniz/Hobbes/Pufendorf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西方道德哲学通史研究”(项目号:12&ZD122)的前期研究成果。

 

  我们的自然法研究,太过忽视德国传统而重视英法传统。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德国传统的自然法理论不仅对于现代规范秩序的奠基,而且对于整个现代性都具有不可取代的基础作用。近代德国第一位自然法学家普芬道夫更是被其著作的英文编辑者称之为“给既存欧洲国家制度提供全面理论的第一人,在这一特定意义上,普芬道夫是第一位现代政治哲学家……他的自然法理论把和新秩序相一致的标准和概念加在新秩序之上,卓尔不群,光芒璀璨,为现代政治奠定了基础”。[1](P9)近代早期德国法学家和哲学家对自然法的讨论,既有对前人的传承,但更多的是批判。考察这一批判,更能让我们了解自然法传统在近代早期所展示的焦点转移,从而对现代文明及其秩序建构具有观念史的功能。

  本篇论文试图以莱布尼茨对霍布斯和普芬道夫自然法的批判为核心,展开近代早期自然法核心问题的讨论:即自然法究竟是一种自然本性的必然规定还是一种神圣意志的意愿表达?著作家们对这一问题的解答,为我们思考一种自然的道德哲学究竟是否可能,即如何从“是”(Sein)推导出“应该”提供了素材。

  一、莱布尼茨对霍布斯的批判

  在年龄上,莱布尼茨(1646-1716)完全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的晚辈。所以在学问上莱布尼茨对霍布斯是相当敬重的。不过,作为法学家的莱布尼茨从法理学的角度发现,霍布斯对法的正当性之阐释完全是唯意志论的,他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于是在1670年和1674年两次给霍布斯写信,对之进行了批判,期望霍布斯能给他回信。已到耄耋之年的霍布斯一直对之不予理睬,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确实无法搞清楚他对莱布尼茨的批判究竟是持何种态度,只是“据说”他对这个年轻“对手”还是“非常重视”的。[2](S.16)、[3](P59)

  从现在我们所能掌握的文献来看,我们只能展开莱布尼茨对霍布斯单方面的批判。在他以法文写的两篇《关于正义概念的思考》的短文中,他说:

  一个著名的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因其性格古怪而广为人知,也持有与色拉叙马霍斯大致相同的看法。霍布斯宣称,神所做的一切都是公道正义的,因为祂是全能的。这也就是说,无需在法权与事实之间作出区分。因为人们能够做什么是一回事,必须做什么却是另一回事。[3](P2)、[4](S.24-25)

  读过柏拉图《理想国》的人都知道,色拉叙马霍斯所持有的正义观就是强权即正义,正义代表的是强权者的利益。柏拉图笔下的色拉叙马霍斯几乎就是因为这一看法而在世上成为“臭名昭著”的人物。莱布尼茨却认为霍布斯与之持有相同的立场,这是可以接受的吗?

  莱布尼茨在这里指证霍布斯的是两点:其一,神所做的一切都是公道正义的,因为神是全能的;其二,神无需在法权和事实之间作出区分,而人却是需要在能够做什么和必须做什么之间做出区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