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斗斗:论马克思真理的现实性

2018-09-26 16:51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许斗斗

The Reality Orientation of Marx's Truth

  作者简介:许斗斗(1964- ),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福建 厦门 361021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研究》(京)2018年第20185期

  内容提要:真理如何展现出现实的力量,这是真理的现实性问题。马克思把现实性看作在现存基础上具有本质性与合理性的存在,把真理看作是正确认识基础上客观化和对象化的过程。真理的现实性就具有改变现存状态的革命力量。因此,人的现实性就是把具有真理性的社会关系本质地展现出来,使人的当下现存与人的本质发展相统一;共产主义运动的现实性是把消灭资本主义异化的现存状态、生产力高度发达和人的彻底解放的真理性充分展现在实践中,彻底地改变现存状态并使之趋向于共产主义现实。在对真理的理解上,海德格尔既肯定又误解了马克思现实性中所具有的革命性和批判性。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将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深入展开而显示出强大的真理力量。

  关键词:马克思/真理性/现实性/共产主义/海德格尔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只要我们善于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一定能够展现出更强大、更有说服力的真理力量!”①这说明,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深入展开,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必将展现出更加强大、更有说服力的“真理力量”,这个“真理力量”就体现在伟大实践中,理论的真理性在本质上是具有改变世界的现实力量。于是,从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立场梳理、探究并阐明真理性与现实性关系应该成为当下学术界关注的重要问题。

  一、问题:黑格尔的思想与现实

  真理与现实性的关系问题是哲学的一个重要问题,黑格尔在《小逻辑》中就曾指出:“现实与思想(或确切点说理念)常常很可笑地被认作彼此对立。我们时常听见人说,对于某种思想的真理性和正确性诚然无可反对,但在现实里却找不着,或者再也无法在现实里得到实现。”②由此可见,在哲学史上,真理与现实的关系问题一直是人们普遍关注的哲学问题,其核心要义在于:思想的真理性是如何在现实中得到实现,现实之中又该如何展示真理。但是,在黑格尔看来,现实和思想并非彼此对立,而是不可分割的。针对上述观点,黑格尔继续指出:“说这样话的人,只表明他们既不了解思想的性质,也没有适当地了解现实的性质。”③为此,黑格尔将目光转向了对“现实”的探讨,以此消除现实与思想的分离。

  在黑格尔看来,思想不是纯粹的主观观念、计划和意向等概念,现实也不能等同于外在的感性存在。思想(与理念一样)是具有现实性的,黑格尔在《小逻辑》中说:“思想的真正客观性应该是:思想不仅是我们的思想,同时又是事物自身(an sich),或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④这就是说,思想的实质在于事物自身和对象性的本质。于是,思想的真理性和正确性就不是一个观念与事物相符合或一致的问题,而是一个在现实中去实现真理的问题。至于“现实”,黑格尔指出:“现实是本质与实存或内与外所直接形成的统一。”在具体的阐述中,他认为,“任何不合理的事物,即因其不合理,便不得认作现实”⑤。即现实就是具有合理性的事物。这种“合理”显然已不是合乎逻辑意义上的含义,而是具有社会实际效益的内涵,因为黑格尔认为,“对于那没有作出真正显示才智的贡献和扎实的业绩的诗人或政治家,人们大都拒绝承认他是真实的诗人或真实的政治家”⑥。可见,黑格尔的现实之合理性就是在社会中展示其“贡献”“业绩”的创造价值活动。同时,他又指出:“现实性还有另一方面,那就是,它的本质性。”⑦因为这种“本质性”,使得现实性在扬弃自身的可能性时,会产生一种新的现实性,从而产生一种新的事物,这种新事物并不是完全的“新”事物,而是因“现实性”这个“中介”而与前面的事物保持内在的联系。由此可以推论,黑格尔的“现实”不是纯粹的外在感性存在,“现实也比存在立于更高的地位”⑧。因为现实具有合理性和本质性,那些不具有合理性或本质性的事物,不可能存在;而已经存在的那些事物则因其失去合理性,或正在失去本质性,正走向没落和灭亡,它们都“不得认作现实”。

  但是,必须指出,当黑格尔主张思想就是“事物自身”“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思想、理念就是现实,真理就是现实、理念等观点时,这其实十分清楚地表明,他一方面是典型的绝对唯心主义者,因为他将“事物自身”“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直接地且毫无忌讳地纳入自己的思想和理念之中,达到以主观思想统领现实和事物之目的;另一方面,他也试图消除和超越纯粹主观思想的无内容的抽象与空洞,穿透纯粹主观观念和意向的限制,把思想深入到“事物自身”和“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中去,在其中发掘真理和凸显现实。当然,黑格尔赋予“思想”以通达“事物自身”和“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的这种穿透力显然是力不从心的,因而遭到了马克思的批判与超越。

  然而,客观地说,黑格尔主张思想的真理性在于思想的现实性,这蕴含着把思想的真理性和现实性问题实质转化为思想如何展示出真理的问题,真理又如何具有现实性的问题,即真理的现实性问题。正如卡尔·洛维特所言:黑格尔“既然把意识的内容置于思想的形式从而对现实进行‘反思’对于作为哲学的哲学来说如此具有本质性”,那么“哲学与现实的一致甚至可以被看做是它的真理性的一块外在的试金石”⑨。因此,哲学将对现存事物作出何为真理的现实、何为偶然的转瞬即逝的实在等本质的区分与判断,换言之,哲学必须通过获得现实的真理才能展示真理的现实性。这表明,在黑格尔那里,真理的现实性已经超越了认识与客观存在之符合论的判断,思想的真理性也不是认识论意义上关于认识与客观对象的符合问题,而是思想如何能够在现实中展示和实现其真理的社会实际价值问题。于是,真理的现实性成为黑格尔有效消除“现实与思想”“彼此对立”问题。然而,真理如何具有现实性?真理与现实性如何融聚一体?这是黑格尔没有具体阐述和回答的,因为他试图武断地“赋予”思想以这种穿透力或融合力依然难逃人们对他“主观”的质疑和谴责。

  针对黑格尔思想的真理与现实相分离的难题,并固执地把现实纳入他的思想(理念)之中的彻底唯心主义体系,马克思展开了有效的批判。如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明确指出,黑格尔哲学体系是德国的国家哲学和法哲学的最系统、最丰富和最终的表达,但这个体系的根本缺陷是:“置现实的人于不顾的关于现代国家的思想形象”“或者只凭虚构的方式满足整个的人”“它的思维的抽象和自大总是同它的现实的片面和低下保持同步”。于是,对德国彻底唯心主义哲学的批判,必然“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实践”⑩。尽管此时马克思对有原则高度的实践还没有予以唯物史观的清晰阐明,但在方法论上已经显示出了他对黑格尔哲学的超越,并开启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发掘。“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11)可见,历史唯物主义的发掘与建构正是从面向“现实生活”的“实践活动”开始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