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界的思想价值: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百科》的改造吸收

2018-09-27 11:05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 作者:赵敦华

The Thought Value of Human and Nature:Marx's Reform and Adoption of Hegel's Encyclopedia of the Philosophical Sciences

  作者简介:赵敦华,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西方哲学。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战线》第20185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把黑格尔的《哲学百科》理解为概念的扬弃运动,“绝对观念”扬弃全部逻辑范畴的抽象思维形式,必然发展到有物质内容的自然界。马克思用人的实践把握《自然哲学》的概念运动,选择其中重要节点,阐明人的自然存在与自然界社会性之间的辩证关系,不但为唯物史观奠定基础,而且为《资本论》进一步说明生产方式的自然基础提供了辩证法依据。

  关键词:主观自然界/人的自然史/人与自然的物质转换/达尔文进化论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13ZD056)。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笔记本III中“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包括对《精神现象学》和《哲学全书》的梳理和批判。现有的大量研究集中于马克思对《精神现象学》的吸收和改造,但马克思对《哲学全书》的评论同样重要。马克思把《精神现象学》看作“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诞生地和秘密”①。在这个诞生地,马克思揭示黑格尔体系的秘密:“彻底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既不同于唯心主义,也不同于唯物主义,同时又是把这二者结合起来的真理。我们同时也看到,只有自然主义能够理解世界历史的行动。”②这段话意义重大,成为不少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区分人道主义的“青年马克思”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老年马克思”的一个标志。《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编译者对此专门作了一个注释:马克思“也像费尔巴哈那样”,“认为不是旧唯物主义,也不是唯心主义,而是费尔巴哈的哲学——自然主义、人道主义——才能够理解世界历史的秘密”。③

  的确,马克思此时没有摆脱费尔巴哈的影响,上述结论仍在使用费尔巴哈术语,但问题是,费尔巴哈从来没有阐述过世界历史,倒是黑格尔对世界历史作出全面深刻的阐述。从笔记本III“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的布局来看,马克思先从《精神现象学》开始,用黑格尔的辩证法重新理解费尔巴哈,读出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相结合的秘密;此后对黑格尔哲学整体加以评论,从黑格尔哲学体系中进一步读出世界历史与自然主义相结合的秘密。对黑格尔哲学体系的批判性解读,把马克思的自然与人性关系的看法与费尔巴哈的自然主义决定性地区别开来,使得马克思能够在1846年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自然和历史不是“两种不相干的‘东西’”,人面临的是“历史的自然和自然的历史”④。可以说,自然和历史、人的历史和自然史相统一的唯物史观原理,来自马克思1844年专研黑格尔《哲学全书》,特别是其中《自然哲学》的结果。让我们以文本为依据阐述这个观点。

  一、逻辑学是精神的货币

  黑格尔哲学体系在《哲学全书》中得到完整表达,包括逻辑学(通称“小逻辑”)、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三个部分。马克思说:“逻辑学是精神的货币,是人和自然界的思辨的、思想的价值。”⑤马克思是出于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需要而改造黑格尔辩证法的,马克思在《精神现象学》中概括出“思维生产史”,解读《逻辑学》也使用了“精神的货币”及其“价值”的经济学比喻。这个比喻至少有两重意义:如同货币以其量度标准的普遍性而在经验世界流通,逻辑范畴因其抽象的形式而能成为衡量事物的普遍标准;如同货币运动是资本的形式,逻辑范畴在运动中把事物的本质连贯成抽象的思维形式。

  首先,《哲学全书》把哲学精神领域从意识和自我意识扩大到世界精神,在马克思看来,这个体系仍是哲学家的抽象思维把自身对象化为自然界和人的异化本质,“整整一部《哲学全书》不过是哲学精神的展开的本质,是哲学精神的自我对象化”⑥。马克思把《精神现象学》中“精神劳动”的异化看作现实世界工人劳动的本质,同样,《哲学全书》中“独立于自然界和精神的特定概念、普遍的固定的思维形式,是人的本质普遍异化的必然结果”⑦。

  其次,逻辑范畴之所以能够把人和自然界的异化本质“描绘成抽象过程的各个环节并且把它们连贯起来”⑧,是由于否定之否定的扬弃是范畴运动的动力,扬弃推动思维形式按照从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方向运动。从扬弃的观点看,马克思把《哲学百科》体系概述如下:扬弃了的质=量,扬弃了的量=度,扬弃了的度=本质,扬弃了的本质=现象,扬弃了的现象=现实,扬弃了的现实=概念,扬弃了的概念=客观性,扬弃了的客观性=绝对观念,扬弃了的绝对观念=自然界,扬弃了的自然界=主观精神,扬弃了的主观精神=伦理的客观精神,扬弃了的伦理精神=艺术,扬弃了的艺术=宗教,扬弃了的宗教=绝对知识。⑨

  对上述各个环节的扬弃,马克思都有吸收和改造。《资本论》第1卷按照从质到现实的扬弃运动,论证从商品形式到剩余价值生产形式的逻辑关系。《黑格尔法哲学批判》通过伦理精神的扬弃,批判德国的国家哲学,马克思在《手稿》中把该书各部分理解为扬弃关系:“在黑格尔法哲学中,扬弃了的私法=道德,扬弃了的道德=家庭,扬弃了的家庭=市民社会,扬弃了的市民社会=国家,扬弃了的国家=世界历史。”⑩1844年手稿对《精神现象学》的把握集中于“扬弃了的现实=概念,扬弃了的概念=客观性”;对《哲学全书·逻辑学》的把握集中于“扬弃了的绝对观念=自然界”,而对《哲学全书·自然哲学》的把握集中于“扬弃了的自然界=主观精神”。

  “逻辑学”的终点是“绝对观念”。马克思追问:“然而,绝对观念是什么呢?”马克思给出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答案:如果绝对观念不想再去从头经历全部抽象行动,不想再满足于充当种种抽象的总体或充当理解自我的抽象,那么绝对观念也要再一次扬弃自身。但是,把自我理解为抽象的抽象,知道自己是无,它必须放弃自身,放弃抽象,从而达到那恰恰是它的对立面的本质,达到自然界。因此,全部逻辑学都证明,抽象思维本身是无,绝对观念本身是无,只有自然界才是某物。(11)

  在马克思看来,逻辑范畴不过是抽象的观念,抽象思维的运动最终在绝对观念中达到并认识到自身是抽象的总体。但是,黑格尔高明之处在于认为绝对观念也要继续运动。超出逻辑学范围辩证运动的动力是什么?黑格尔借助了异化的概念。他说:“自然界是自我异化的精神”,“自然哲学扬弃自然和精神的分离,使精神能够认识到自己在自然内的本质。”(12)马克思则强调,辩证运动的动力始终是否定之否定的扬弃,绝对观念也不例外。扬弃与异化或外化的差别在于,“扬弃是把外化收回到自身的、对象性的运动”(13)。绝对观念收回自身的对象性运动有两条可能的路径:一是“抽象的抽象”,“抽象的抽象”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对象的“无”;第二条途径是放弃抽象,返回到抽象观念的对立面即自然物自身。显然,从抽象到无的途径是无价值、无意义,而第二条途径“从逻辑学到自然哲学的这整个过渡”,这是“从抽象到直观的过渡”。黑格尔违反自己意愿不得不过渡到自然物的感性直观领域,马克思解释说:“有一种神秘的感觉驱使哲学家从抽象思维转向直观,那就是厌烦,就是对内容的渴望。”(14)马克思的解释不但回答了“使黑格尔分子伤透了脑筋的”难题,而且用辩证法补充了费尔巴哈把自然界等同于感性直观对象的设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