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道德灵魂

2018-09-29 21:14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龙静云

  作者简介:龙静云 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京)2002年第08期

  

  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在物质利益的驱动下,背信弃义、弄虚作假、行骗欺诈等各种不诚信行为在我国日益滋生蔓延,并逐渐形成一种社会公害,成为制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巨大隐患。正因为如此,2001年10月25日公布的《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把诚信作为公民道德规范之一加以确认和重视,并认为,培育公民的诚信美德是加强公民道德建设、重建社会诚信的重要内容。在这种背景下,从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内在需要出发,全面系统地研究和阐述诚信道德,乃是伦理学的重大社会责任。

  那么,理论界对诚信问题的研究现状如何呢?就本人掌握的情况而言,经济学界曾有过诸如从博弈论或证券业等方面研究失信行为的论文发表;《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公布以后,在全国各级报刊亦有论述公民道德的文章面世,但从经济伦理学的视角,系统探讨诚信要求与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内生统一关系、市场经济为何会引发不诚信行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强化对诚信的有效供给机制、提高社会诚信水平的方法和途径的研究,还十分欠缺。本文正是试图对上述问题作出较为深入的解答。

  一

  诚信乃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转的内在需要,这是近现代西方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共同结论。亚当·斯密早在1762年就曾说过,“一个人如果常常和别人作生意上的往来,他就不盼望从一件交易契约来图非分的利得,而宁可在各次交易中诚实守约。一个懂得自己真正利益所在的商人,宁愿牺牲一点应得的权利,而不愿启人疑窦。……在大部分人民都是商人的时候,他们总会使诚实和守时成为风尚。因此,诚实和守时是商业国的主要优点。”(斯密,第261页)也就是说,由于对诚信的需求是与对商品交换的需求同根共生的,因而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商品交换的高度发达将推动诚信道德的生长和进步,“一旦商业在一个国家里兴盛起来,它便带来了重诺言守时间的习惯’(同上,第260页)。

  那么,市场经济为什么需要诚信,且能够产生诚信供给呢?

  首先,诚信是市场主体实现自身经济利益的保障。马克斯·韦伯指出,市场经济所要求的是最为非人格化的、实际的生活关系,是只认物而不认人,即人们在市场交换中所结成的共同体是不以血缘亲戚或结拜兄弟关系为前提的。那么,人们在市场交换中彼此相互认同的根据又是什么呢?“交换伙伴合法性的保证,最终是建立在双方一般都正确假定的这样的前提之上的,即双方的任何一方都对将来继续这种交换关系感兴趣,不管是与现在这位交换伙伴的关系也好,也不管是与其他交换伙伴的关系也好,因此会信守业已做出的承诺的,至少不会粗暴违反忠实和信誉。只要存在着这种兴趣,这条原则就适用:‘诚实是最好的政策’。”(韦伯,第708页)韦伯还认为,“对所有购买者都相同的价格,以及严格的诚实无欺”,“它既是资本主义经济一定阶段即早期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前提条件,又是它的产物。凡是不存在这个阶段的地方,就没有固定价格和诚实无欺这种要求。此外,对于所有那些不是经常和主动地、而是仅仅偶然和被动地参与交换的等级和集团来说,这种要求也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市场伦理,对于他们的观念来说,如同对于农民的邻里团体来说一样,交易永远与某种表演作相一致,问题仅仅是谁受骗而已”。(同上,第709页)这就表明,市场交换主体的利益扩张需要诚信来维系,这既是现代市场经济得以产生的一个前提,又是它的一个产物;只要市场交换是长期的、经常的和主动的,而不是偶一为之,那么,对交换双方来讲,诚实和守信便是维护双方利益的最好策略。

  其次,讲求诚信是市场主体增进自身正当利益和精神利益的需要。众所周知,“经济人”是古典经济学中最基本的一个假说,但人们往往误以为所谓经济人就是指那种不受道德的影响、而只会机械地追求一已私利的人。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原意,也为新古典经济学的创始人马歇尔所坚决反对。马歇尔认为,经济人的行为目的的确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但经济人首先会考虑到社会法律和道德规范对其行为的约束——如果“这个或那个办法虽然省了一点麻烦或一点钱,但对别人是不公平的”,由此,不仅损害了别人的利益,自身的利益最终也难以实现。(马歇尔,第41页)因此,把自利与利他统一起来,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用诚实守信的竞争策略去争取自身的最大利益,对双方来说能够产生双赢的结果:一方面既实现了自身利益的扩张,同时使对方的利益得以实现;另一方面又推动了社会财富的积累、公共利益的增长以及经济的发展和进步。此外,经济人的自利追求不仅表现在物质利益层面,而且还表现在精神利益层面。这是因为,人们的利益,除了物质利益外,还包括心理满足等精神利益,譬如希望得到周围人的赞美、避免被他人藐视等等。正是因为有这方面的追求,“即使生活中最纯粹的营业关系也是讲诚实与信用的;其中有许多关系即使不讲慷慨,至少也没有卑鄙之心,并且具有每个诚实的人为了洁身自好所具有的自尊心”(同上,第43页)。也就是说,在经济生活中恪守诚信原则,是经济人实现其精神利益的内在需求和理性选择,而在社会法治和道德约束比较完备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第三,讲求诚信是减少交易费用的重要手段。在市场经济社会,任何一次市场交易都需要交易费用才能进行。而信息的不对称又使得交易成本增加,因而有可能损害交易一方的利益,甚至整个社会的利益。例如,由于专业知识等各方面的限制,消费者所掌握的关于某种药品的信息远远少于生产商所掌握的有关信息,而消费者又不可能在购买该药品之前花费巨大成本去获取该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为保障消费者的利益不受损害,社会有权要求生产商本着诚信原则公开该药品的各种信息,其中包括不适应症、各种副作用等相关信息,以便于消费者作出判断和选择。这样,交易费用才能公正合理,市场交换才得以顺利而公正地进行。由此可见,诚信原则对于维系良好的经济合作关系具有重要作用。诚信是交换机制最基本的润滑剂。如果诚信原则被抛弃,不仅交换双方的正当利益得不到保障,社会和个人还会花费更多的社会资源,即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维护交易秩序和交易公正。诚信的丧失直接导致了律师费用、预防犯罪开支、安全保卫和监狱看守等费用的巨额增加,而所有这些费用均通过税收分摊到其他经济活动之中,因而增加了整个社会付出的成本。(参见福山)

  第四,讲求诚信在一定程度上是自由竞争的市场法则作用的必然结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诚信作为一种无形资产,是企业良好社会形象的重要内涵和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在规范的自由竞争市场中,由于消费者只会把货币“选票”投给最诚实守信、最货真价实的企业,企业间的竞争从本质上看正是在竞争各自的社会信誉。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只会是社会信用好的企业胜出,社会信用差的企业负出。因此,正是自由竞争迫使企业不得不选择诚信。诚如美国伦理学家R.T.诺兰等所指出的:“没有不断的竞争威胁,生产者就会固步自封,其商品就会以次充好,他们也就再无降低商品价格的积极性。……竞争可以刺激道德的敏感性。……‘它鼓励而不是阻止个人对其行为负责,培养一种切实可行的责任体系,并给人强加一种道德责任感”(第328页)。从另一方面看,诚实守信不仅是企业在自由市场中被迫做出的一种选择,也是他们战胜对手、赢得竞争优势的有力武器,因而诚实守信又会由被动接受变为主动选择,并逐渐成为大多数市场主体的自律意识和自觉行为。也就是说,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不仅会产生对诚信的强烈内在需求,而且会在一定程度上形成诚信的自动供给机制。现代博弈论业已证明,假如博弈并非一次性的而是多次的,博弈双方就能够通过连续不断的重复博弈了解对方的决策,并对对方的行为作出反应。例如,在第一轮博弈中甲方选择不守信战略,乙方在下一轮博弈中也必然会选择同样战略,这样就使甲方的不守信行为得到惩罚。如果一方一次不守信行为所获得的净收益超过未来无数次博弈由于被惩罚所付成本的现值,那么,他将会继续失信;但在多次博弈中,任何一方的不守信行为都必定要被对方发现,并将为此而付出更大的市场代价。这样,他们就将放弃欺骗的一次性好处,双方都会选择守信战略。一旦政府对不守信行为的监管及时有力,社会道德舆论也对其构成巨大的压力,那么,不守信者所付出的市场代价将会比他所获得的利益大得多。在这种条件下,即使交易是一次性的,交换双方也会更倾向于选择守信战略。而如果是多次博弈,便会产生完美纳什均衡解:守信——守信。所以,有政府监管的现代市场经济将会使社会生成诚信的自动供给机制得到强化,并使这种自动供给机制长期存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