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永恒性:波那文都与托马斯之争

2018-10-15 09:56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董尚文/王翠

Eternity of the World:The Dispute of Bonaventura and Thomas Aquinas

  作者简介:董尚文,王翠,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京)2018年第20182期

  内容提要:虽然波那文都和托马斯·阿奎那作为神学家为了维护基督宗教的创世论信条而共同反对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的世界永恒论,但是他们作为哲学家对于人的自然理性是否能够证明世界的永恒性的问题则持有截然相反的立场:波那文都肯定人的自然理性能够证明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而托马斯·阿奎那则否认这一点。本文详细介绍了波那文都对世界永恒论的反驳和对世界有其开端的论证,以及托马斯·阿奎那对波那文都的论证之驳斥,并从学理上对他们的世界永恒性之争作了批判性反思,指出了他们的论证与反驳各自所具有的理论缺陷。

  关键词:世界的永恒性/波那文都/托马斯·阿奎那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托马斯·阿奎那《问题辩论集》的翻译与研究”(项目编号:17BZX011)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早在基督宗教神学建构之初,它的创世观念就与古希腊哲学尤其是与亚里士多德哲学的世界永恒性观念产生过激烈的冲突,早期基督宗教神学家们为了维护他们的信仰而从哲学上竭力反驳异教哲学家们一贯坚持的世界永恒论立场。在中世纪,随着亚里士多德主义在基督教世界的广泛传播,经院哲学家们如同他们的先辈们一样也围绕世界的永恒性问题而展开过激烈的争论。在13世纪的巴黎大学,以布拉帮的西格尔(Sigerus de Brabant,1240-1284年)为代表的艺学院部分教师因为他们公然鼓吹由阿拉伯哲学家阿维洛伊(Averroe,1126-1198年)所解释的激进亚里士多德主义而被称为“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他们挑战基督宗教神学的创世说信条,在基督宗教意识形态领域造成了空前的思想混乱,引起了罗马教廷的担忧和恐慌;然而,以波那文都(Bonaventura,1221-1274年)为代表的神学院部分教师则率先起来与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就世界的永恒性问题而展开了一场论战,后来试图以亚里士多德主义为理论基础来重构基督宗教神学体系的托马斯·阿奎那(Thomase de Aquino,1224/1225-1274年)也参与到了这场论战之中来。虽然波那文都和托马斯两人都反对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们的世界永恒论,但是他们的基本立场也不尽相同,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相冲突。作为神学家,波那文都和托马斯都基于神圣启示而相信世界有创造的开端,反对世界永恒论;作为哲学家,他们却对于人的自然理性是否能够证明世界的永恒性的问题持有截然相反的立场,并且为此而展开过一场持久的论战。波那文都通过论证世界的非永恒性而反对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们的世界永恒论,充分肯定人的自然理性能够证明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然而,托马斯则在世界的永恒性问题上坚持一种不可知论立场:一方面,他反对以西格尔为代表的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们的世界永恒论,断定人的自然理性根本就不可能证明世界的永恒性;另一方面,他又反对以波那文都为代表的奥古斯丁学派神学家们的世界非永恒论,断定人的自然理性根本就不可能证明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如果我们认真检视波那文都与托马斯围绕世界的永恒性问题而展开的论战,那么我们就不难发现他们争论的焦点不在于世界是否是永恒的或者世界的永恒性是否可能,而在于人的自然理性是否能够证明世界的永恒性。本文旨在探讨发生在波那文都与托马斯之间的这场关乎世界的永恒性的论战,并对他们的论证和反驳作出批判性的反思,因为在他们之间发生的这场论战反映了在基督宗教内部保守派与革新派对待亚里士多德主义的两种不同态度。

  一、波那文都的世界非永恒论

  波那文都是基督宗教内部具有保守倾向的弗朗西斯修会的神学家兼哲学家,他在世界的永恒性问题上持守的立场是一贯的和明确的:一方面,作为一名神学家,他在宗教信仰上坚决主张世界是由天主从虚无中所创造的,竭力反对世界的永恒性或者天主从永恒中创造世界的观点;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哲学家,他坚信人的自然理性能够证明天主的创世是在时间上的创造,也就是说,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是一个能够为人的自然理性所证明的命题。早在1250年,当他评注彼得·伦巴德的《箴言录》时,波那文都就提出过“世界是在时间上被产生的,还是从永恒中被产生的”这一问题。早期,他提出这一问题的目的在于反驳以亚里士多德为主要对象的古代异教哲学家们所主张的世界永恒论。然而,到了1267年的时候,基督宗教意识形态领域的情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们对亚里士多德学说的解释已经深深扎根于巴黎大学艺学院之中,这种异教学说给基督宗教世界造成了严重的思想混乱,世界的永恒性问题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直接关乎基督宗教哲学的可能性的问题。因此,波那文都在其与巴黎阿维洛伊主义者的论战中把“世界永恒论”列在必须给予反驳的三种主要哲学错误之首。由于波那文都对世界的永恒性问题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他的前期作品《〈箴言录〉四卷评注》(Commentaria in quatuor libros Sententiarum)中,而在他的后期作品《七礼宣讲篇》(Collationes in Hexaemeron)中只是附带地提及世界永恒论的错误,因此,在考察波那文都对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的证明的时候,我们将主要以他在《〈箴言录〉四卷评注》中提出的相关论证为文本依据,同时也将参考他在《七礼宣讲篇》中所表达的相关看法。下面,我们就从“破”与“立”两个方面来考察波那文都的世界非永恒论。

  就“破”的方面而言,波那文都的世界非永恒论首先表现在他反驳亚里士多德根据世界本身的特征提出的世界永恒论的论证上。由于波那文都对亚里士多德在主张运动的永恒性时所教导的世界永恒论颇为熟悉,因此他在《〈箴言录〉四卷评注》中首先列举了亚里士多德对世界的永恒性的四个论证,并且对它们进行了反驳。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四个论证,试图通过它们来否定世界在时间上有其开端而肯定世界的永恒性。

  第一个论证是以运动或者变化为依据的:在每一个运动和变化之前都存在着第一可运动者的运动;但是,每一个开始存在的事物都经由运动或者变化而开始存在;因此,第一可运动者的运动在一切开始存在的事物之前就存在了;然而,第一可运动者的运动不可能先于它自身;因此,它就不可能有其开端。

  对于这个论证,波那文都反驳说,在所有运动当中并不存在第一运动,因为存在着最完美的运动,就自然的运动而言,这一点必定是真的;但是,就超自然的变化而言,这一点并不是真的,因为天的运动经由超自然的变化而开始存在,这种变化先于每一个受造物,从而就先于第一可运动者及其运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