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民愫: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时代价值

2018-10-24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梁民愫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与经典马克思主义的渊源久远而又别具特色,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阵营中声势最大且影响非凡的英国史学生力军。本文选择两代马克思主义史家群体及新左派典型性史家思想,以学派演化历程及史学思潮的时代条件为视域,以史学观念转向及其问题意识为主轴,从学术语境、史家思想和社会文化等多维视角,展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整体面相及核心史观,概括其史学思潮的内在逻辑与时代价值。

  在经典理论背景与新史学语境中传承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源自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谱系,缘起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方法与英国特定社会历史时期的专业化研究,随后其观念的代际流变与英国现代史学的领域拓展及类型构建之间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史观取向固然来自于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渊源,但又与20世纪上半期西方新史学潮流的重新定向不谋而合。两代马克思主义史家及新左派学者之间有着复杂互动关联,无论老一代学者抑或新生代史家,必然力图从自身的史学文化意识与理论价值立场出发,立足于新史学语境与时代背景要求,兼顾唯物史观的理论诉求与史学思想的创新要求,在多元的史学实践中,将西方新史学理念的革新趋势与学派史学文化的制度变迁相契合,力图把科学理性的史学思维转化成学派颇为重视的史学核心观念与史学知识图景。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观念演变之路源远流长,两代史家群体都秉承理论反思与学科内省的学派传统,却因采取不同的回应方式而产生不同的史学效应。学派发展表现为鲜明的代际传承、思想脉络及理论转向,实现了由第一代马克思主义史学传统的整体社会历史书写向第二代马克思主义史学创新的社会理论批判类型过渡。兼具马克思主义及新左派知识分子双重身份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家,其理论逻辑及其史学思想的多重变奏,则反映了史学思潮的阶段变化及典型特征,在史学观念与社会变迁、学派趋势与命运走向上留有非同寻常的史学表现形态。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传承及史学思潮的赓续,一则离不开英国及西方的学术条件与社会制度,是战后西方特定政治形势及社会历史变迁的产物;二则学派秉承的主题视域既被赋予了特定历史时代的精神烙印,也无法排斥史家主体的国家民族立场与意识形态诉求。在学派两代史家群体那里,如果前辈学者因循西方新史学思潮的重新定向而促进了史学流派内部的全面反思,催生了新生代马克思主义及新左派知识分子的史学思想主张,那么新生代史家则展现了前辈学者所缺乏的社会批判性及思想多样性,却无不极力维护理论传统、治史原则和思维方式的相互借鉴与此消彼长。这种变化主观上拓展了传统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学术领域与思想阵地,客观上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文化传承与思想传播积蓄了学术活力,甚至凭借在新型史家联盟的对话语境,为西方新史学思潮的深度发展提供了外部推动力。

  理论内在逻辑与史学基本内涵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演化是个渐进的历史理论创造及史学专业化过程,经历了史学政治性取向逐渐迈向史学科学性取向、学术政治化迅速走向学科专业化的思想变革过程。两代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家的思想变化既是新老交替的史学自然现象,也是史学流派的内部新陈代谢,体现了深刻的理论内在逻辑、史学基本内涵及社会文化意义。无论史家思想的系统性,还是学派思潮的整体性,甚至理论方法的综合性,都显现了在学术领域、研究方法和思想观点上所赋予的拓展意识及创造能力,这里聚焦两点略加分析。

  其一,试图对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进行基于个体性考察的整体把握与史学阐释,致力于揭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理论属性和文化研究取向。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专业化与西方新史学再定向的现代历程中,选择性地探讨学派史家的典型史观、历史著述的成书环境和史学文化背景,分析其历史观念和史学思想特色及其社会文化的当下价值,势必揭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重要理论属性及方向性变化:一是前辈史家群体及治史路径直接影响了第二代史学家群体的发展方向,诸如罗博瑟姆等人所推动战后基于底层社会经历与亚文化群体心态的非主流“历史工作坊”运动,随后女性主义史学思潮的广泛兴起,都促成了20世纪70—90年代英国激进主义史学的发展及新社会史的“文化转向”,而英国女性主义史学发展的新阶段也是战后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推陈出新的重要表征。二是汤普森等“自下而上”的史学要义不仅在两代史家群体中引发了学术共鸣,蕴藏鲜明的史学思想价值与显著的社会文化功能,随着“文化转向”“语言学转向”,影响已然超出史学范畴,在经济学和哲学等多学科领域获得深入拓展。80年代后汤普森的许多重大理论命题产生发酵功能,推动着非西方地区新社会史学的域外突围与国际反响。

  其二,基于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历史书写与史学范式的反思,透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变动,可获得基本的史学认识:一是从史学观念思潮与社会文化思潮的互动看,史学著作与知识形态是史学文化的重要载体,史学文化是学术文化的有机构成因素,学术文化是社会文化思潮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是塑造英国社会文化与国家民族文化的推动因素,表现了英国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维度与文化属性。二是从史学思潮变迁的外在引力和内在动力看,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兴衰与学派生成机制、发展环境紧密相关,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家及其史学观念演化的交替动力,既源于西方新史学潮流的外在引力和学科转向,更源自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在应对历史运动及社会变化时的理论内省力与实践自觉性。虽然对历史时代的贡献迥异,影响也非雷同,两代史家群体却协同形塑了英国史学现代化的马克思主义新社会史和西方新文化史交融并进的独特演进路径。这既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史学范式更新的实践反映,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史学实践中的认识结果。

  历史意义与时代价值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形成之初便脱离英国传统史学环境,逐渐走向国际新史学大潮,并不断向英国域外史学扩散其学术影响,这种学术传播及域外回响是由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家的著史方式和思想内涵决定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是个颇具规模、代际赓续和影响深远的史家群体,其主题论域与思想观念则涵盖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和文化学诸多学科分支的国别性史学流派,学术成就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和史学理论的实践运用与思想发展。史学思潮作为社会思潮的重要构成被赋予学术文化与社会历史的丰富教化功能和社会智慧内涵,20世纪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固然不能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等量齐观,却也与马克思主义史学中国化的史学境况和史学观念有着诸多类似内涵性特征与地域性差异。这些无不根植于英国历史时代与社会历史变局中的史学价值精神和社会文化风格,同时彰显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代际源流与理论逻辑。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是个特殊而庞大的群体,深入考察其思想形成、史观表现和学术成就,比较学派史家个体的成长环境、著史动机和史家地位,系统反思由此构成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对于特定社会历史新机的焕发、国际学术新趋势的重新定向及其带来的积极作用或消极影响,对于丰富与推进国际史学思潮的问题导向与理论思维,也不无现实价值与借鉴作用。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内在演变,史学思想体系的生成机制与建构过程,更是与经典马克思主义史学资源的实践运用风格、历史书写范式及整体史观呈现等史学著作形态之间存有密切逻辑关联,这都积极推进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发展变化,在历史广度与史学深度上,激发了史学思潮的科学价值与历史意义。一方面,立足历史学的实践本位路径、史学理论阐释及史学比较方法的重要取向,把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谱系与文化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的理论资源结合起来,努力探索关于史学思潮和学术流派这一主题的研究类型创新,为其他国外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想的思考与分析提供借鉴,既显得非常必要,也是史学考察正途。另一方面,从史学思潮看社会思潮和从社会思潮看史学思潮是一种互动分析的视角,因此对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进行多维度、多层次的研究,深入探讨其与英国社会文化思潮的复杂状况及互动关联,由此反思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在西方史学现代转型过程中的学术使命与地位,分析它究竟怎样同现代西方史学思潮对话交流与相容共生,无疑具有重大史学价值与社会意义。

  综上,系统探讨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历史思想及史学解释,价值就不同于停留在一般意义上理解学派群体的史学活动与史家建树。在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科学价值和学科功能遭到某种程度的误读或解构的学术语境下,认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的利弊得失及经验教训,对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仍然具有借鉴和启示价值。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变迁研究”负责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