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龙:从伦理视角看科技生态创新

2018-10-24 0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刁龙

  科技生态创新并非词源学上“生态”与“科技”的简单叠加。科技生态创新是对科技在现有范式下发展和应用的反思,旨在克服科技在发展和应用过程中给生态环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促进科学技术的绿色转变,实现科技与自然间的和谐共存。工业文明时代,人们在科技发展和应用过程中偏离了人与自然间应有的伦理关系和价值准则,使得生态问题日渐突显并不断蔓延。因此,科技生态创新的实质,是使人与自然应有的伦理关系和价值准则重新回归科技活动中,实现科技与伦理的有机结合。科技生态创新也因此从源头上被打上了伦理烙印,具有与生俱来的伦理意蕴。

  科技同伦理分离引发生态危机

  科学技术作为在劳动实践中形成的对外部世界(自然)的规律性认识及运用规律创造出有利于实践活动开展的各种方法和手段,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工具。人类社会自产生起就开始了探索外部世界(自然)的科技活动之旅。为了生存,人类不得不展开与外部世界(自然)进行物质交换的劳动实践。然而,无论是哪种劳动实践——从最初的狩猎、采集,到后来的驯养、种植等,都需要对劳动实践对象的属性有充分认知,并根据认知结果寻求和探索与之相适应的劳动工具和方法来展开实践活动。这种在对劳动实践对象的属性认知基础上寻求和探索相应的劳动工具和方法的行为,构成了科技活动的最初样态。

  与此同时,劳动实践对象遵循着特定的生长规律,这要求人类在运用科技开展劳动实践过程中要尊重劳动对象的客观规律,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这样才能源源不断地获得维持生存所需的物质生活资料。如孟子所言,“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孟子·梁惠王上》)。根据外部世界(自然)的客观规律适时适度地开展劳动实践的内在要求,最终促成了科技与伦理的有机结合,科技活动遵循自然规律的要求成为早期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伦理准则。

  然而,在资本逻辑横行的工业文明中,追求利益最大化让包含科技在内的人的多数活动陷入功利主义之中,科技被绑架在狭隘的利益空间内,科技的人文关怀和价值准则逐步隐去,出现了科技与伦理相分离的异化景观。伦理准则从科技活动中剥离,科技沦落为人们征服自然、向自然无节制索取物质利益的冰冷工具。生态危机逐步蔓延并不断威胁着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结构体系。科技与伦理分离下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让人们充分意识到重塑科技活动的伦理维度、实现科技生态创新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科技生态创新伦理表现为科技与自然的有机统一

  科技与自然的有机统一,是指在科技发展和应用过程中要时刻遵循自然规律,避免科技的发展和应用陷入功利主义窠臼中,实现科技的经济效益和生态原则的有机结合,是科技生态创新伦理诉求的直接表现。因科技与伦理相分离引发生态危机而被诉诸的科技生态创新,从被提及时就打上了伦理的烙印,具有强烈的伦理诉求,以避免科技在无视自然规律的道路上给人类社会带来不可逆转的生态灾难。正如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所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来没有任何一种文明,能够(如科技主导下的工业文明这般)创造出这种物质手段,不仅能够摧毁一个城市,而且可以毁灭整个地球”。为了人类社会的长治久安,科技活动必须要恪守与自然之间应有的伦理准则,实现科技与自然的有机统一。

  科技与自然的有机统一体现在科技发展和应用的动机及全过程中。就科技发展和应用的动机而言,科技要自觉放弃原有的唯经济增长的错误认识,充分考虑科技发展和应用会给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停止资源消耗高、对生态系统破坏大的科技发展和生产应用,使科技发展和应用从一开始就在自然资源可循环再生、生态系统平衡稳定的伦理预设下开展。就科技发展和应用的过程而言,科技要具备对发展和应用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各种有害废弃物进行有效降解的能力、方法和措施,避免重蹈“先污染、后治理”之覆辙,实现科技的无废化、清洁化生产应用,使得整个生产过程在原料资源、生产、消费、二次原料资源的循环中得到展开,真正实现科技活动遵守自然规律的生态化转变。

  科技生态创新伦理要求科技与人有机统一

  科技与人的有机统一是科技生态创新伦理诉求的内在要求,也是确保科技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前提条件。尽管生态危机的产生与科技活动有着现象上的直接关联性,但是科技活动并不必然引发生态危机,这从科技发展史中可以窥见一斑。

  在早期人类社会中,科技不仅没有引发生态危机,反而是维持人类生存的重要保障。无论是石器打磨、弓箭制作还是驯养技术的发明,都是人的本质力量的体现,其目的都是要获得生存所需的物质生活资料。科技与人之间在很大程度上处于自在的统一状态之中,科技是为人而存在的,但凡会对人的生存造成影响的科技活动都会成为人的禁忌,这最终促成了以“禁忌”为内容的科技伦理的形成。如我国传统文化典籍《礼记》中就有对运用科技手段获取物质资料过程中相关禁忌的详细描述:在孟春时节,“牺牲勿用牝”(不捕杀雌性动物)、“毋漉陂池”(不用鱼网捕鱼),其目的就是要保证维持人生存所需物种的持续繁衍,实现生存的永续性。

  然而,在工业文明社会中,私有制下的资本逻辑在促进科技长足发展的同时,也让科技逐步走上与人分离的异化之路。科技由早期社会中协助人更好地开展劳动实践以获得维持生存所需的物质资料的为人性特质,蜕变为“与劳动(人)相对立的、服务于资本(利益)的独立力量”。资本逻辑下科技与人分离的结果,使得科技活动漠视自然规律对人的生存的重要性,而单单寻求利益最大化,最终导致生态危机在全球蔓延。

  因此,要实现科技与自然有机统一的伦理诉求,就要克服科技与人分离的异化状态,回归科技为人而存在的本质属性,只有这样才能促成科技回归自然、尊重自然规律。

  (作者单位:泰州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